[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作者:初之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一弦一柱思華年

      盈盈月色清亮如水,鋪落在鏡面般的池塘上。
      
      夏夜的庭院樹影參差婆娑,本來應該在病床上靜養的人靠坐在廊檐下,獨酌的背影被朦朧的月光打上一層淺淡的白霜。高杉漫不經心地將酒盞湊至唇邊,喉結隨著吞咽的動作上下微動,清冽甘美的酒香在空氣中彌漫開來,將他蒼白的臉龐染上了些微血色。
      
      小小的一盞石燈在幽深的黑暗中亮著,散發著螢火一般的微光。沒有人溫酒,高杉倒也毫不在意,慵懶閑適的姿態仿佛未曾受病痛侵襲,全憑此刻心情自斟自飲,不知不覺間就在廊檐下待到了月影西遷的時分。
      
      微涼的走廊落影無聲,鶴子在木地板上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夏末的蟲鳴星星點點地隱藏在叢中,盛夏聒噪的蟬聲已經微弱到幾乎聽不見了。
      
      最后的清酒順著傾斜的酒蠱落入盞中,高杉微垂眼簾,稍長的發梢漫不經心地落下來遮住了左眼處的舊疤。他正要執起酒盞,動作行到一半忽然生生頓住,視野中映入檐下另一人的身影。
      
      沉默許久后又似是只僵了一瞬,他極輕極緩地,從喉嚨里逸出了一聲笑來:
      
      “這庭院的梅花,終究還是沒開。”
      
      不知從哪里忽然生起一股風,庭院中的樹影搖曳后重歸寂靜,杯盞中的月影也漸漸合攏。“你看,你果然喝多了,”鶴子動了動指尖,指腹滑過木地板溫潤的紋理攏回袖中,“這里現在是夏天,又怎么可能會有梅花。”
      
      “……是,”高杉勾了勾唇,胸膛隨著無聲的笑意低低震動。“是我喝多了。”
      
      他一直看著她。“不過,既然都是一場夢,夏天的梅花也不是什么奇事。”姿態散逸地靠著廊柱,高杉執盞的手看起來極穩,盞中的月影卻是無風地泛起了細微漣漪。
      
      “就算梅花會在夏天盛開,你也不會遵照醫囑好好休養不是嗎。”鶴子沒有糾正高杉的說辭。被對方視作幻象的感覺很奇怪,但又似乎理所當然,至少比解釋她出現在這里的緣由容易多了。
      
      “現在遵照醫囑和不遵照醫囑,有區別?”高杉似是想斂瞼輕笑,卻沒有移開視線,碧色的眼瞳在夜色中灼灼生輝,驟然明亮起來的色彩遮蓋了這軀干內日益微弱的生命之火。
      
      鶴子發現自己居然沒有辦法反駁他的話。
      
      ——“如果病人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就讓他去做吧。”
      
      兩鬢霜白的醫生這么說著時,抬手取下眼鏡擦了擦。走廊上的光線如合上的折扇黯淡下來,血腥味仍隱隱飄散在空氣中,銀時就那么靠墻站著,聞言嗤笑一聲,隨手胡亂地抓了抓自己的卷發,將自己的腦袋扯得低了點,好像這樣就能欲蓋彌彰地將涌上來的澀意生生憋回去:
      
      “別開玩笑了,說的那個混蛋好像曾經讓人省過心一樣。”
      
      從一開始住院就未曾列于選項之間,事到如今,再強行壓著某個人老實躺在病床上也沒有了意義。
      
      在驟然襲來的疾病面前,周圍的世界一片兵荒馬亂,最冷靜的反倒是一直以置身事外的態度容著自己病情發展的高杉。
      
      “……不知道為什么忽然有點同情起桂來了,”鶴子移開視線,“他最近可是忙得焦頭爛額,連追八點檔連續劇的余裕都沒有了,害怕劇透也不敢上論壇,再這樣下去都要跟不上下屬在茶水間的八卦閑談了。”
      
      除了議會那邊的事情,高杉的病情也一直不見好轉,從以前起就很沉穩很可靠、被任命為新政府參議后更加沉穩可靠的桂,在幾日前眾人又為地租改稅吵起來時,久違地切回了狂亂的貴公子的模式。最近大家都在忙著排隊給桂先生道歉,架也不吵了,把難得發怒的桂先生哄回來才是要緊事。
      
      高杉的嘴角似是弧度微弱地翹了翹,低沉的聲音染著略顯干澀的沙啞,抿了口酒后才好了一些:“有一些人只有刀尖對著喉嚨口了才會老實點,假發那家伙從以前起就是心太軟了。”
      
      鶴子笑了笑:“那倒是難為你一直唱黑臉了。”
      
      “如果我死了,新政府里的某些人估計會相當高興吧。”高杉輕嘲道,“那些家伙盼這一天已經盼了很久了。”
      
      新政府的軍部和鬼兵隊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就算沒有直接參政,高杉的存在對于一部分人來說也是無言的震懾,是維丨穩如今政權隱藏在暗中最鋒利的那把刀。至少在鬼兵隊總督還在世的一天,暗懷鬼胎之人都不會有什么大動作。
      
      “……你覺得自己的時間已經走到盡頭了嗎?”鶴子看著他,聲音始終很安靜,“還是說,晉助你已經累了。”
      
      久違地聽到那聲熟悉的“晉助”,高杉不受控制地一怔,嘲諷的神情褪了個干凈,露出些許毫無防備的茫然來。有一瞬間他幾乎是想要抓住什么,但時光太厚回憶太薄,清澈的酒液在杯盞內晃了一圈,映出西沉的殘月,他垂眸望著杯中的倒影,半晌,才低低地笑了起來。
      
      “二十年還不夠長嗎。”他說。
      
      “……你的時間還沒到。”
      
      薄薄的月色如霜雪覆地,拂開了庭院中及兩人間的夜色。鶴子抬起眼簾,又重復了一遍:“你的時間還沒到,晉助。你現在還不能過來。”
      
      這個世界線中的自己已經不在了。她好像忽然就有些明白自己為什么會透過重復的夢境來到這里了,也隱隱約約地意識到這將是最后一次的交匯。
      
      “已經約好了的,所以你現在還不能過來。”
      
      隱藏在夏夜庭院中的微弱蟲鳴消失了。沉默許久后,高杉抬手捂著臉笑了起來,笑得肩膀顫抖,沙啞的聲音中聽不出絲毫喜悅的笑意:“這就是你的理由?”
      
      高杉笑得咳嗽起來,快要無法出聲:“清醒時也罷,睡夢時也罷,這就是你二十年來一直未曾出現的理由?”
      
      鶴子啞然半晌,這鍋背也不是不背也不是,好像是她的錯又完全非她力所能及。“你還不是……”她的聲音微弱下去,“從來不去掃墓。”
      
      這是她從各處拼湊起來的信息中推斷出來的。忌日的時候,彼岸節的時候,鬼兵隊的大家都會認認真真地聚集一次,墓前的鮮花因為真里和赤槿四季常在,時不時還會出現整盒的甜甜圈。就連銀時都會偶爾“路過”一下,靠海的墓園內卻似乎唯獨未曾出現過高杉的身影。
      
      “……掃墓?”高杉不答反問,神色嘲諷,“掃誰的墓?”
      
      在攘夷戰爭末役中死去的烏鴉被集體火化,信女偷偷將她的一捧骨灰帶了出來撒入海中,除此之外,這個世界的自己還真沒留下什么東西。墓園中葬著的只是寄托生者思念的空碑。
      
      “……抱歉。”語言是如此蒼白無力,鶴子不知道自己能說什么。
      
      高杉低低地笑了一聲:“你為什么要道歉?”他偏過頭,漫不經心地以視線描摹著酒盞朱色的內漆,無比困難的一句話在心中磨碎搗爛再拼合起來二十年了,此時出口賦予其聲音反倒容易了起來。
      
      “當年什么都沒能挽救的人是我。”
      
      腐爛在心底多年的話語終于借著夜色的掩蔽說了出來,高杉笑了一聲,似乎是在笑當年那個狼狽不堪的自己。
      
      極深的鳶藍色如浸透宣紙的彩墨緩慢地滲入夜空。鶴子熟悉這種黎明前的藍色,像是裹著微冷的霧氣一樣,和她多年前赤著腳行過光滑的走廊時看到的顏色一模一樣。
      
      那個立在離別之前的夜晚,就是在這種顏色中消褪淡去的。
      
      “……在京都的時候,”鶴子忽然安靜地開口,“曾有人問過我,‘你喜歡這個世界嗎’。”
      
      小小的一盞石燈掩映在黎明前的夜色中,柔和的光輝看起來鄰近又遙遠。
      
      “老實說,‘無聊透了’——如果是以前的我,一定會這么回答。”鶴子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個無聊的世界日復一日都是同樣的色彩,人與人都生著同一副面孔,無趣得我都快放棄了,連自己當初為什么要拼命活下來的心情都不記得了。”
      
      “為什么要出生于世呢,如果讓我選擇的話,如果我被賦予了那種自由的話,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投反對票。對于這個世界,不,對于自己,我曾經失望透頂。”
      
      鶴子沉默了很久。
      
      “……然后,”她抬起眼簾,淺青色的眼眸中不知何時已盈滿濕潤的光。“然后,”她抿了抿唇,微笑起來,“——我遇見了你。”
      
      你聽過自己的心臟重新跳動起來的聲音嗎。
      
      煙雨朦朧的山谷底,冰涼溫柔的雨珠細密地自天空的盡頭而墜。在那個瞬間之前,她都不知道自己原來還是能夠愛上一個人的。
      
      “……以前部隊里的大家不都喜歡這么說嗎,”鶴子稍稍側頭,“坂田銀時和高杉晉助兩人是不知疲倦的惡鬼。”
      
      “整天追在這樣的惡鬼身后,感覺真是糟透了。”她一本正經道,嘴角卻微彎,“但正因為有一個恣意妄為,完全不懂得體貼他人調整步伐的總督,鬼兵隊的大家才都拼命跑起來了。”
      
      沒有家業繼承權的次子,被視為社會不安定因素的邊緣人員,無法在森嚴的制度中找到容身之處的獨行者,“在那個烽火狼煙的年代,追著某個人一往無前的背影,有生以來第一次跑了起來。”
      
      “果然很厲害啊,”鶴子望向庭院深處的夜色,仿佛又看到多年前總是率領著鬼兵隊活躍在戰場最前線的身影,白色的額帶迎風烈烈飛揚,暗底描金的軍服劃過戰場上的空氣時揚起武丨士收刀入鞘般利落的弧度。
      
      “看似不成器的家伙,卻不知不覺間成了在辨不清方向的黑暗中跑在最前方的人。”
      
      為什么大家都沒有放棄呢。一定是因為在拼命追趕某人背影的過程中,也變得能夠喜歡上現在的自己了吧。
      
      “所以,不是的。請不要再說那樣的話了。”鶴子笑道,“我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得救了。”
      
      被喜歡著對方的自己拯救了。
      
      “還記得那次的慶功宴嗎?”她能感覺到自己快消失了。
      
      “大家都爛醉得一塌糊涂,那個時候,我本來是想跟你表白的,不過你喝得太多就先睡著了。老實說,我當時真的有一種松了口氣的感覺。那種亂七八糟的表白,你沒聽到真是太好了。”
      
      高杉的身影驟然僵住了。
      
      “我這個人也許真的不擅長挑選表白的時機吧。雖然整天被真里念叨著‘戀愛看的就是時機’,但夏日祭的時候也被打斷了,結果連煙火大會都沒能趕上……”鶴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現在這么一想,我似乎從來都沒有認認真真地告訴過你呢,”她吸了一口氣,試著平緩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我……”
      
      酒盞隨著一聲脆響落地碎裂四濺,鶴子驟然抬起頭,對于高杉能碰到自己這件事一時震驚得大腦一片空白,連將手腕從高杉的掌心中掙脫都忘了。碧瞳倏縮,似是終于確定了她不是虛無的幻象,高杉眼底的色彩一下子燙了起來,亮得驚人。“鶴……”
      
      鶴子。
      
      病癥爆發得毫無征兆,抑或是已壓制許久,高杉突然面色一白,劇烈地咳嗽起來。像是背部猝不及防被人狠狠砍了一刀,他彎下身子急促喘息起來,死死揪著松垮衣襟的手背用力到青筋凸起,溫熱的血腥味一時蓋過了空氣中的醺然酒香。
      
      急切呼喚對方的名字未得到回應,鶴子掙扎著想要抬起手,但手腕卻被高杉一下子抓了回去死死按著動彈不得。
      
      “……”靠著她的肩窩,高杉急促地喘了口氣,低聲說了些什么,但聲音太過微弱,以至于鶴子不得不再問了他一次。
      
      很好看。
      
      高杉將她攏得近了些,近得她能聽到高杉胸腔內砰砰跳動的心臟,就像他當初背著她穿過雨中時,別扭地蓋在她身上擋雨的外套一樣,鼻翼間都是溫暖得讓人想哭的氣息。
      
      大腦一片空白,在消失之前,鶴子最后聽見高杉低低地笑了起來。
      
      ——“你當時穿著浴衣的樣子,真的很好看。”
      
      好看的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懷中一空,黎明的晨曦越過暗色的樹影灑進了廊檐下。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小劇場后續——
    兩天后,芥川從郵局取回了不知名的星球上寄來的快件。
    拆開只有收信地址卻沒有寄信人的快件后,他拿起附有相似病癥痊愈例子的藥材包裹就哭了起來。
    高杉披著羽織靠坐在門邊,金色的陽光落在庭院中疏影錯落的草木上,碧空一片澄澈清朗。
    “你很吵,芥川。”高杉淡淡道,語氣不帶一點斥責之意。沒有去看身后之人的反應,他掏出煙管,點燃煙絲,不緊不慢地抽了一口。“這個世道果然墮落了,”
    他已經放棄阻止芥川將這個消息傳給其他人了。
    似云非花的煙霧在眼前徐徐綻放。
    ——“連海盜都變得愛多管閑事了。”


    正文世界線的番外結束了
    雖然想寫的番外還不少,但我真的已經被學習榨干了
    抱歉,本來還想寫一寫鴆骸番外,百妖物語高杉蛟的尾巴play什么的【完全不】 官方和同人圖都太萌了,我陣亡
    可惜學習才是總攻
    三章之內估計就徹底完結了【合掌
    接下來都是糖
    p.s.之前都忘了附上跟畫手求來的插圖,我有罪
    煙花下的鶴子→請輕輕地點我
    收到圖時我的內心也是炸成了煙花_(:з」∠)_ 好想嫁給畫手【你走開



    [鬼滅之刃]未婚夫總是在無能狂怒
    嫖【?】屑老板



    [銀魂]老不死
    新坑已開,腦洞比龍脈大系列,虛/松陽中心



    [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攘夷時期為主的高杉文,又名拯救松陽計劃【不



    [銀魂同人]松陽老師飄啊飄
    我的真愛白月光



    [銀魂]最溫柔的事
    cp桃子的銀時文,炒雞暖心治愈,已完結



    [銀魂]未亡人
    cp桃子的高杉文,已完結,海枯石爛安利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上海快3走势图表 北京时时彩玩法 海王捕鱼兑换码在哪 广东36选7 福彩3d开奖开奖直播现场 时时彩后一 最好稳赚法 及时比分500完场版 1+2棋牌捕鱼游戏 北京赛车 网易网球比分直播 通比牛牛和上庄牛牛的区别 北京28软件下载 上海快3今日开奖 广东好彩1 全世界篮球比分网 四川时时12选5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走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