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作者:初之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現在的話還來得及

      那感覺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夜空繁星閃爍,廣袤無垠得如同充滿希望的未來。溫暖的火光在林間跳躍,那個人就那么坐在蒼松之下,笑瞇瞇地跟他說:
      
      ——你以后說不定會有很多師弟呢,朧。
      
      為了那個笑容,他能獻上一切。為了對方,哪怕要墮身黑暗手染鮮血,他也心甘情愿。
      
      就算要身處地獄,只要能從遠方守護對方及其心志,他就能甘之如飴地擁抱所有孤獨。
      
      直至流盡這腐壞身軀中的最后一滴血,直到自己咽下在人世間的最后一口氣,只要對方光明永存,他就能安心地在空無一人的黑暗中闔上雙目。
      
      他曾如此深信。
      
      在巨石落下,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絲光明也將被奪去之際,他曾對此一切深信不疑。
      
      他相信了自己心中所想的一切,卻唯獨沒有相信那個人對自己說出的——沒事的,朧,我會保護你。我可不是為了教你殺人才將你收為弟子。
      
      可若兵不血刃,又如何能逃脫。若不舉刀,又如何能從奈落的追殺中脫身啊,老師。
      
      驀然回首,他也許早在最初就已失去了學生的資格。但哪怕如此,哪怕只是作為骯臟的奈落,哪怕要放棄成為松下村塾的學生,他也曾真心希望對方能獲得救贖。
      
      留在黑暗中的,只有他一人就夠了。
      
      巨石轟隆落下,經脈骨骼被寸寸碾碎的劇痛鋪天蓋地,他最后什么都沒能看到。
      
      ——留在黑暗中的,只有他一個人。
      
      ……
      
      沿著冰冷的石階層層往下,腐朽而厚重的氣息撲面而來。昏黃的燭光在龜裂的石墻上搖曳,黝深的影子如同猙獰的獸,匍匐在地牢的角落深處。
      
      隨著錫杖觸地的一聲輕響,前來提人的一小隊奈落在牢門外停了下來。
      
      “你來啦,朧。”寒冬的地牢涼意刺骨,松陽卻只著一襲單衣坐在草席上,一如既往笑得眉眼彎彎。
      
      沒有回應松陽的話,朧壓低斗笠,落下的陰影遮住了他的神情,唯有冷漠的聲音清晰可聞:“……時間到了。”
      
      身側的奈落掏出鑰匙,吱呀一聲打開生銹的牢門。
      
      松陽從草席上站了起來,卻沒有立刻邁開步子,只是靜靜地看著朧:“如果可以的話,能幫我把遺言傳達給我的學生嗎?”
      
      只能在遠處注視對方,那樣也好——他曾是這么想的。
      
      “因為你,我才能和那群孩子們相遇。因為你,我才能作為吉田松陽活下去。謝謝。”
      
      火勢燃起的是如此之快,只是眨眼間吞噬私塾的火光就怒放開來,將看不見星辰的夜空映得通紅一片。他望著自己曾經的夢想在熊熊火光中走向毀滅,周圍的空氣被熱浪蒸騰得幾乎扭曲起來,胸口的冰冷卻沒有融化分毫。
      
      高興嗎?喜悅嗎?那個人終于要回到自己所處的地獄中了。
      
      ——不要扔掉啊。
      
      滾燙的眼淚接連落在自己臉上時,他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不要把最初的自己扔掉啊。
      
      “以及,對不起,”
      
      雙手被綁縛于身后,松陽挺直了脊背走出牢門,和他擦肩而過時的聲音溫柔到近乎抱歉。
      
      朧閉上眼。
      
      在松下私塾的門口,和說說笑笑的老師學生擦身而過時,他回首望見的幸福笑容——無論如何,都鮮明得恍如發生在與他毫不相干的昨日。
      
      ——就算殺了對方,也能將其奪回。
      
      他本該是這么想的。
      
      ——連素未謀面的師弟們都無法保護,又怎么能說得上是老師的頭號弟子呢。
      
      在巨石落下的那一瞬間,他是真心如此相信。
      
      “……恕難從命,”背后忽然傳來朧沙啞的聲音,松陽身影一頓。
      
      “您的遺言,恕我無法轉達。”
      
      兩側的奈落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冰冷的弧光陡然割裂空氣,連時間都仿佛靜止了一瞬。剎那的死寂過后,猩紅的血色在地牢內綻放開來,金色的禪杖接連發出清脆的空響落地,被朧利落地一刀割喉的奈落倒了下來。
      
      咔擦一聲輕響,束縛著手腕的鐐銬被輕易斬斷,松陽回過頭,剛好看到朧一甩刀刃上的鮮血,伏身跪了下來。
      
      “如今的我已沒有資格自稱您的學生。所謂的遺言,還請您親自回去傳達。”仿佛無法直視過強的光芒,他一直都垂著視線,近乎卑微地彎著腰。
      
      “……朧,”沉默半晌,松陽開口,“你先把頭抬起來。”語氣溫柔得如春風拂面,卻隱藏著不容人拒絕的堅定。
      
      猶豫了一會兒,朧抬起頭,看見松陽笑瞇瞇伸出手,視野驟然一黑,還未反應過來就被他敲進了地里。
      
      “想要擅自把自己逐出師門,你還早了一百年呢。”灰塵與碎土飛揚,在朧愕然的注視下,松陽彎了彎眼眸,“以及,在別人把話說完之前就隨意打斷,可是很沒禮貌的舉措。”
      
      聲音一頓,他收回手,表情也柔軟下來:“‘對不起,我果然還是想讓那群孩子們見一見啊——我引以為傲的頭號弟子。’”
      
      松陽笑了笑,隨意從地面上撿起一把刀在手中握好了,確定朝下的是刀背而不是砍人的刀刃。
      
      “要走了喔,朧。去見你的師弟們吧。雖然時間花得有點久,但我們也該回去了。”
      
      沉默了很久,朧終于啞著嗓子開口:“是。”他深深地垂下頭,聲音沙啞得如同哭過:“是的,老師。”
      
      外面的天空中堆滿了厚重的云。灰白的云海層層疊疊地壓下來,看起來沉重得恍如隨時都會破碎。空氣中傳來風雨欲來的氣息,世界被涂抹上冬日寡淡的色彩,穿過棧道時,呼嘯的狂風撲面而來,刺得人幾乎睜不開眼睛。
      
      負責押送囚犯的飛艦停在山谷中的林間空地上,當松陽和朧突破重圍來到約定之地時,鶴子已經等在那里了。
      
      黑色的奈落制服被劃出了不少口子,隱約可見里面被血濡濕的傷口,鶴子將刀收回鞘中,撐起身體站直了點,開玩笑般地招呼:
      
      “你的動作可真慢啊,”這句話是對著朧說的。
      
      “如果你們再不來,我都考慮要殺回去了。”
      
      被封住的穴位自行解開時,她忽然就什么都明白了。于是在解決了看守她的奈落之后,她找到了停在空地上前來押送松陽的飛艦,提前將上面的人都清理了個干凈。
      
      “下次出手封人穴位的時候,能請你提前說一聲嗎。”看到將松陽護送至此的朧,鶴子忍不住發自內心地感到高興,本來要抱怨的聲音也帶上了笑意。
      
      出乎她意料的是,朧居然低了低頭:“非常抱歉。”
      
      鶴子下意識地就看向了站在一邊的松陽,后者只是笑瞇瞇地望著她,溫和地出聲提醒:“再不走的話,可能就有點麻煩了。”
      
      她的視線隨意一落,就看到了松陽反握在手中的刀。
      
      ……真是溫柔到讓人無可奈何啊。
      
      點了點頭,鶴子側身讓開路來,示意松陽和朧兩人快點上船。
      
      在松陽和朧踏上登船橋的那一瞬間,林間的空地上忽然響起了另一個聲音:“別動。”鶴子轉過身,映入眼簾的,赫然是骸小小的身影。
      
      奈落中最先追上來的,居然是骸。
      
      “鴆小姐,”身邊傳來松陽有些擔心的聲音。沉默了一會兒,鶴子搖搖頭,示意松陽自己沒事,重新走下登船橋來到空地上。
      
      “不要去,”手中的短刀已經出鞘,骸面無表情地看著她,烏黑的短發在風中拂動,稚嫩的聲音極冷,“要不然就殺了你。”
      
      鶴子只是繼續朝她走去。不論小小的幼獸如何展露獠牙,低聲咆哮,都只是置若罔聞地繼續向前走去。
      
      握緊刀,骸壓下混亂的情緒,冷冷地重復道:“敢去的話,就殺……”但話音未落,就已被鶴子抱入懷中。瞳孔一縮,她差點失手扔下刀,與此同時,耳邊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我之前說過吧,只要是骸的話,就沒有關系。”
      
      輕聲笑了笑,鶴子將骸抱進懷里,低下頭,緊緊將她抱住。
      
      ——如果能見到當初的自己,她會說什么呢。
      
      如果能再見到一次,如果能伸手去擁抱——曾日復一日固執地等在山坡上眺望遠方,那個小小的自己——她會想說什么呢。
      
      ……不要等了。不會有人來的。
      
      ——從一開始,就注定不會有人來的。
      
      兩人之間的距離是如此之近,近到彼此胸腔間心臟砰砰的跳動都清晰可聞。冰涼的刀刃貼上鶴子溫熱的頸側,骸手中的短刀只要稍一用力,就能削開她的頸動脈。
      
      可是沒有。
      
      貼在自己脖子上的刀,遲疑了。近乎陌生的,違背小小主人的意志,停住不動了。
      
      “可以哦,”鶴子低聲道,“如果現在動手的話,我不會反抗。”
      
      ——但哪怕沒有人來也沒有關系。就算是一個人也沒有關系。
      
      去尋找吧。好好地帶著自己,去邂逅吧。
      
      不要再空等了,請跑起來吧。在被愛之前,請先去試著喜歡上這個世界吧。
      
      就算是一個人也沒有關系,就算一開始可能會有點孤單也沒有關系,只要一直走下去的話,總有一天會找到的。
      
      總有一天會遇到的——讓人發自內心地覺得,之前沒有放棄真是太好了的事物。能夠讓過去的一切終成過去,未來和現在的每分每秒都閃閃發光的事物,總能發現的。
      
      哪怕只是擦肩而過的一個瞬間,那也很好。哪怕短暫到如同幻覺,在遇到的那一剎那,過去的一切忽然都變得不重要了,能夠走到這一步便很好——能讓人如此相信的事物,一定存在于這廣闊世界的哪個角落。
      
      所以請去尋找吧。請去受傷吧。
      
      難受的話就嚎啕大哭,遇到高興的事情也請開懷大笑。
      
      不要再將自己的價值交給他人定義了。不要再試圖從外物上尋找自己的意義了。
      
      請自己決定吧。
      
      討厭的東西,喜歡的事物,想去的地方——還有愛上的人——都由自己決定。不管是所憎所愛之物,還是于世間立身之法,要為什么而努力活著、為什么而獻出生命,都由自己選擇。與其拘泥于所謂的自由,不如尋找能甘心樂意為其束縛的所愛之物。
      
      所以就算一個人也沒關系。只要能夠好好地帶著最初的自己,就沒有關系。
      
      不論身處何方,她都已經不再會孤單了。
      
      “……不要去,”清冷的聲音落入耳中,波動細微到如同云霧,濕蒙蒙地遮住了骸紫紅色的瞳孔。骸面無表情地將刀壓在她頸側,空無一物的眼眸里卻恍然有水光,“會死的。”
      
      “真的會死的。”
      
      冬日灰暗的云層翻涌起來,卷起的山風凜冽如刀,呼嘯著刮過貧瘠干枯的樹杈,似乎要將地面都連根拔起。劈開怒濤般的云海,天道眾的追緝艦隊降了下來,金屬的艦身折射出殺氣森寒的光。
      
      “抱歉,”沉默片刻,鶴子笑了起來,“我必須要跑起來了。”
      
      她的時間曾一度停滯不前,遺留在了夕陽西下的山坡上,凝固在了燭光昏黃的牢房中。但在四年前夏風涌動天高云淡的那一日,在將蹩腳的求職信遞出去的那一刻,她的時間終于又流動起來了。
      
      在向著某個人的方向跑起來的那一瞬間,她停止的時間又轉動起來了。
      
      松開手,鶴子后退幾步,骸手中的刀劃過她的脖側,最后只是削下了幾縷淺褐色的發絲,被漸起的狂風一吹,眨眼就沒了影兒。
      
      “謝謝,”雖然以前已經說過一次了,但她還是忍不住望著那個小小的身影,真心道謝,“前來阻止我的人,是骸真是太好了。
      
      衣衫在寒風中近乎撕裂般的獵獵作響,后面的飛艦上傳來朧低沉的聲音:
      
      “沒時間了,鴆。”
      
      飛船再次被啟動,不過這次目的地卻已更改成了江戶灣附近的戰場。
      
      登船橋被重新收起,她躍上甲板。飛船騰空離地的那一剎那,席卷而起的氣流拂過空地,吹得草叢齊齊折倒,簌簌作響著如波濤起伏。
      
      三人立在船舷邊,下面骸的身影已經小到幾乎看不見了,消失在了隨群山起伏的森林中。直至他們飛離視野,她都一直仰著頭。
      
      烏鴉馬上便會傾巢而出,天道眾也已收到消息前來鎮壓叛亂。前途真是灰暗得跟此時的天空一樣啊。但盡管如此,她的心情卻和沉重相差甚遠。
      
      說是破罐破摔也罷,視死如歸也罷,走到這一步,她已經沒什么好輸的了。
      
      “把傷口包扎一下吧,鴆。”朧皺了皺眉頭,也不看看說出這句話的人是誰。在船上的三人中,衣服還說得上整潔干凈的,也只有松陽了。
      
      她笑起來,仿佛沒看到從空中迫近的天道眾艦隊,只是忽然記起有一句話她當說很久了。
      
      “不是鴆,”她朝松陽眨了眨眼睛,“是鶴子。”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突然又忘記我想說什么了_(:з」∠)_
    我之前讀漫畫的時候有種迷之感覺,覺得松陽會甘愿被囚,有一部分也是因為朧
    遺言那一段,松陽很明顯是對朧說的
    那一句“謝謝,還有對不起”
    松陽知道朧為他付出了什么
    ……啊詞窮_(:з」∠)_
    吃了止痛片之后,感覺自己腦子也變得暈乎乎起來了
    這一卷馬上就完了,不管大家是去是留,我都想在此表達一聲感謝
    真的非常感謝



    [鬼滅之刃]未婚夫總是在無能狂怒
    嫖【?】屑老板



    [銀魂]老不死
    新坑已開,腦洞比龍脈大系列,虛/松陽中心



    [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攘夷時期為主的高杉文,又名拯救松陽計劃【不



    [銀魂同人]松陽老師飄啊飄
    我的真愛白月光



    [銀魂]最溫柔的事
    cp桃子的銀時文,炒雞暖心治愈,已完結



    [銀魂]未亡人
    cp桃子的高杉文,已完結,海枯石爛安利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上海快3走势图表 重庆时时老五星走势图 福彩快三有单双大小玩法吗 重庆时时到底怎样 捕鱼达人游戏机单机 442足球即时比分 中大奖后12件事不能做 内蒙古十一选五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人工计划 缅甸龙虎技巧稳赢 黑龙江快乐10分遗漏 11选5稳定盈利方法 全球股票指数stock pk10五码精准计划 北京pk10彩票哪里买 丫丫湖南棋牌 江西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