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作者:初之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軟弱與堅強只有一線之隔

    作者有話要說:
    一直很喜歡的bgm,童年經典√
    推薦戳戳看_(:з」∠)_

    新一集動畫又戳到了我的淚點_(:з」∠)_
    當時名字梗出來的時候稍微驚了一下
    佐佐木和信女之間的羈絆真是qwq
    發現猩猩寫哪隊我就站哪隊
    糖和玻璃渣來者不拒_(:з」∠)_ 已經徹底敗了
      世界傾倒,天空破碎。
      
      凄厲的風聲在耳邊嘶聲尖嘯,急劇的失重感貫穿心臟幾乎要挖空肺腑。時間的概念不復存在,方向感被剝奪殆盡的混亂中,一時恍若天空本身也在朝向海的盡頭坍塌墜落。
      
      視野中前一刻還是陰云翻涌的蒼穹,下一瞬映出的卻是波瀾壯闊的冬之海。
      
      到最后鶴子已記不清率先抵達的是哪一方——無限漫長又極盡短暫的剎那過后,隨著恍若世界崩毀的一聲巨響,海水遮天蔽日。波濤洶涌的大海張開豁口,將墜落的亡船吞入永眠的深淵。
      
      萬千碎沫如同紛茫大雪鋪天蓋地而來。
      
      她好像在那一瞬間失去了意識,又好像從始至終都清醒著。冰冷刺骨的海水將世界斬裂一分為二,破碎的船體部件接連砸入海中掀起巨浪,但聲音卻好似從遙遠的盡頭傳來,唯有水流震怒,亙古不變的海底寂靜綿延。
      
      高杉的身影隨著沉船朝無光的海淵下墜。
      
      肺部仿佛被看不見的手緊緊扼著,沉重的水壓不斷擠迫著耳膜——鶴子朝高杉的方向夠去。
      
      她被浮力托著上升,像是被看不見的繩線牽引著,必須得不斷抗爭才能避免被推回水面,高杉卻在不斷被拽著下沉。
      
      闔著雙目,如同周圍失去生命的船柱桅桿,毫無意識地距離光影浮動的海面越來越遠。
      
      劃開沉重的水流,鶴子伸出手。
      
      ……還有一點。
      
      她拼命往下伸手抓去,指尖緊繃到幾乎顫抖。
      
      ……就只差一點。
      
      海水刺目到猶如針扎,鶴子睜大眼睛。
      
      ……拜托了,就只差一點點。
      
      不知從哪里忽然卷起一陣海流,攜著碎沫呼嘯而來。“啪”她猛地抓住了高杉的手腕,驟然朝自己的方向一帶——
      
      手指穿過在海水中柔軟浮動的紫發,捧著高杉冰冷的臉龐,鶴子低頭將唇貼了上去。
      
      她沒有救過人,也不會救人,更別提在水中正確渡氣的方法。
      
      唇齒相貼,咸腥的海水和血的鐵銹味在口中彌漫開來,苦澀得令人心底發顫。
      
      ……呼吸……快點呼吸……
      
      ……快點呼吸……
      
      ……拜托了,快點呼吸……
      
      急促到近乎絕望。
      
      枯涸的肺部如同有烈火燃燒,彌足珍貴的體力和氧氣都在不斷流失,視野愈加昏暗。冬天的海水寒冷得如同碎裂的冰渣,血淋淋的傷口暴露在外,多待一秒都像是在被無形的刀子生生凌遲。
      
      ——沒有反應。
      
      鶴子忽然覺得很冷。冷得骨頭都在打顫,靈魂都在哀鳴。
      
      ——可是高杉晉助怎么可能會死。在奪回那個人之前,他怎么能死。
      
      ——哪怕已墮至地獄,哪怕四肢俱廢雙眼皆瞎。
      
      ——就算用爬的,他也得爬回到這和煉獄無異的人世,化身厲鬼向天索仇。
      
      ……兩個人的重量,比一個人要沉得太多。
      
      驟然回到海面,刺骨的寒風迎面刮來。灰白黯淡的天空還是高懸于無法觸及的視線盡頭,再次見到卻恍若隔世。
      
      冰冷的空氣大口大口地灌入肺部,帶起一片令人戰栗的刺痛。沒辦法停下來休息,鶴子將失去意識的高杉托在背上,罔顧幾乎已經報廢的四肢,朝海邊奮力游去。
      
      大腦一片空白,時而模糊時而清晰的視野中,遙遠的地平線仿佛隨著海浪起伏搖晃,近在咫尺又遙不可及。冰冷的海浪相繼打來,她被嗆得咳嗽起來,明明應該是順著海潮朝岸邊游去,卻仿佛被看不見的力量阻撓著,只是想要在此起彼伏的浪潮中前進一點就得耗盡心力。
      
      時間的流逝變得極為漫長。亙古不變延伸至世界盡頭的大海,龐大得連時間都能阻隔,在絕對的法則面前巍然不動。
      
      思維仿佛被海水凍僵,四肢酸痛得差不多失去知覺,到了最后她已是憑著本能在掙扎。
      
      體內好像繃著一根即將斷裂的弦,在踏上地面的那一刻倏然松開。鶴子半背半托著高杉一聲不吭地倒了下去。
      
      隨著視野驟黑的一聲悶響,額頭率先磕到地,她卻連呼痛的力氣都沒有了。頭疼欲裂,渾身脫力到發抖,鶴子伏在沙灘上難受得干嘔起來。
      
      身邊忽然傳來微弱到幾不可聞的咳嗽聲,將已然飄向黑暗的意識猛地拽回了現實。
      
      呼吸一顫,鶴子踉踉蹌蹌地從地上站起來,沒走出一步,膝蓋忽然一軟,又摔了下去。此時這點疼痛已經完全可以忽略不計,她趕緊又爬了起來。
      
      ——天空毫無預兆地飄起了雪。
      
      宛如綿軟的柳絮,又恍若微光閃爍的粒子,細小而純白的雪花無聲地自世界的盡頭輕柔飄落。落在冰冷墨藍的海面上,落在枯黃的蘆葦叢上,落在碎石與細沙遍布的海灘上,落在鶴子僵住不動的背影上。
      
      “……”闔著的眼皮微微顫動,仍處于昏迷之中,高杉無意識地挪動嘴唇,以沙啞得幾近痛苦的聲音呼喚著不存在于此的身影。
      
      從私塾時期的幼童到攘夷時期的鬼兵隊總督,不論如何極力伸手,如何嘶聲狂喊,不論如何浴血成長哪怕墮身為修羅都無法追上的身影。
      
      “……老師。”
      
      老師。
      
      瞳孔倏縮。
      
      初雪輕柔地飄落下來,在地上融化成點點水漬。但落到對方臉上的,卻不是雪。
      
      ……誒?
      
      鶴子茫然地微微睜大眼睛,這才意識到那是自己的眼淚。
      
      仿佛違背自身意愿,亦或是太過深入不能觸碰的內心,近乎陌生的淚水不斷順著臉頰淌下,落在高杉臉上,沿著眼角無聲滑落。
      
      簡直恍如哭泣的另有其人一般。
      
      她忽然就說不出話來,只能愣愣地坐著,任由眼淚空落。
      
      ……為什么……
      
      仿佛打開了某個枷鎖,之前壓抑的情感忽然都洶涌而出,龐然到幾乎令人窒息地席卷而來。
      
      ……為什么……
      
      荒唐到幾乎讓人想笑的眼淚。鶴子剛剛彎起唇角,哽咽卻猝不及防涌上喉嚨。
      
      ……為什么……
      
      她終于抬手捂住眼眶。
      
      ——會喜悅得近乎悲傷呢。
      
      ……
      
      她曾經花了很長的時間去等一個人。
      
      從太陽初升到夕陽落幕,從繁星滿天到月影西遷,她近乎是毫無來由地相信并不存在的家人有一日會前來迎接自己。
      
      最初的記憶幾乎都已消失在滾滾的時間長河中,被歲月侵蝕得模糊不堪。但她卻始終記得年幼的自己坐在野草及膝的山坡上,心中滿懷的期待隨著西沉的日頭一點一點空落下去。
      
      就算用搶的、用偷的,她也得活下去。只要心中這希望尚存還未熄滅,她就能活下去。一個人努力地活下去,直至重逢的那一天。
      
      ……她沒能等到從一開始就不存在的圓滿結局。
      
      紛亂的戰火終于燃到了自己棲身的山村,不管是人也好還是草木也好,原本還算熱絡的村子幾乎是一夜枯盡。
      
      死亡的陰影前所未有的觸手可及。在將要斷氣的那一刻,她忽然就意識到了。
      
      ——沒有人會來。
      
      從一開始就不被任何人所需要,也不被任何人所期待,哪怕是死亡都卑微得沒有人會瞧上一眼。她拼了命地活下去。為了見到永遠都不會出現的人,為了見到那只給予了名字就將自己丟棄的女人,用盡一切手段拼了命地難看掙扎。
      
      ——可是沒有人會來。
      
      從始至終,都沒有人會來。
      
      她本能地意識到自己要死了,但這個認知卻比死亡本身還要令人恐懼。
      
      她曾固執地認為自己是不一樣的,和街頭巷尾那些為了生存不擇手段的戰爭遺孤是不一樣的——自己是被需要的——因此一旦認識到自己的存在毫無價值,世上多一個或少一個像自己的人都不會有絲毫改變——她害怕得幾乎發起抖來,同時又對拋棄自己的世界第一次產生了近乎委屈的憎恨。
      
      ……不管是誰都好……
      
      在眾人都漠視不見之時,獨獨意識到了自己價值的人。
      
      當初選擇了自己真是太好了——絕對要讓那個人由衷地發出如此感嘆。
      
      只要有那么一個人的話……只要有那么一個人的話……不管是手腳也好,還是心臟也好——都通通拿去——只要不丟下她。
      
      仿佛聽到了她內心的訴求,在這黃昏與死亡籠罩之地——名為奈落的烏鴉落到了自己眼前。
      
      ……
      
      風雪大了起來。從最初的細小飄落的純白到后來卷起的漫天大雪,外面的世界很快就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艱難地在洞穴中生起火之后,鶴子幾乎是剛一靠上石壁就昏睡了過去。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不知道意識在漫無邊際的黑暗中沉浮了多久。醒來和入睡都同樣突兀,驟然被扯回現實時,她差點一腦袋磕上堅硬的巖石。
      
      昏沉的意識在瞥到了高杉的狀況時倏然清醒,鶴子幾乎是一個激靈爬了起來。
      
      ……在發燒。而且還燒得不低。
      
      她小心地將手放到高杉的額頭上。掌心傳來的溫度滾燙,心里卻是一點一點涼了下去,直至冰冷徹骨。
      
      盡管取出了子彈,傷口還是感染了。
      
      她現在面臨著兩個選擇:
      
      一)若其他人還活著的話——等待救援,然后再將高杉背去醫療站。
      二)冒著風雪出去尋醫。若是運氣極佳的話,說不定能找到靠海的村落。
      
      兩個選項的希望都同樣渺茫,和此刻洞外漫天呼嘯的風雪一樣空白得令人心生絕望。
      
      鶴子慢慢收回手。
      
      冰冷的洞穴里什么都沒有。沒有食物也沒有水,就連勉強生起的火堆也小到近趨于無,在滲透空氣的寒意面前微弱得如同薄煙。
      
      干枯龜裂的蒼白嘴唇,她連用水滋潤一下都做不到。
      
      ……已經不能再等下去了。
      
      撐起酸軟得幾乎不像是自己的膝蓋,鶴子將高燒昏迷的高杉小心地托到背上。動作行到一半時,她望了望洞外紛茫的大雪,將自己的外套披到了高杉身上。
      
      考慮到極有可能出現凍僵和體力不支的情況,她咬牙撕下染血的碎布,將兩人綁到了一起。
      
      踏出洞外,龐大到茫然的白色世界呼嘯著席卷而來。
      
      喧囂又寂靜。
      
      雪的聲音,風的聲音,自己艱難喘息的聲音,靴底碾過雪粒咔擦咔擦發出的摩擦聲——以及背上高杉微弱又痛苦的呼吸聲。
      
      白雪皚皚的世間空無一物。鶴子專注于眼前的道路,深一腳淺一腳地朝著不知名的方向走去。
      
      ——這是一場她輸不起的賭博。
      
      不管走向何方,未知都是一樣的。恐懼都是一樣的。幾乎要壓垮身心的疲憊都是一樣的——見鬼的公平。
      
      肺部好像被看不見的手緊緊扼著,又好似有烈火燃燒。鉛一般的身體在不斷下沉,幾乎要陷進逐漸堆起的雪里,但她卻奇跡般地沒有倒下去。
      
      ——“別人那叫小鳥依人,輪到你往那一杵,就直接變成大雕傍身了。”腦內不知為何忽然想起真里略帶嘲笑的聲音。
      
      ……這不是挺好的嗎。
      
      只是一厘米的差距而已,她還背負得起。
      
      天氣好像越來越冷了,溫度在不斷下降。仿佛要掩埋萬物的大雪鋪天蓋地,模糊的視野中唯有不變的純白延伸向遠方。
      
      ……想吃饅頭。熱乎乎的饅頭。還有粥。香氣四溢燙得剛剛好的野菜粥,最好再撒一點海苔。在溫暖的屋子里,在明亮的火光旁,在笨蛋的包圍下,在大家都安好的時光里,普普通通地喝上一碗粥。
      
      ……其實沒有饅頭也可以。屋檐也不強求,也不一定得生火。哪怕冷得發抖,疲乏得動都不想動,只要在熟悉的大家身邊,啃著早已餿掉的冷飯團,望著桂無奈勸架,望著辰馬哈哈大笑,望著高杉和銀時一臉不爽地找對方的茬,就夠了。
      
      精力十足地,好好地吵架就夠了。
      
      昏暗不清的視線中似是出現了村落隱約的輪廓,但這可能只是她的錯覺。風雪中的犬吠、紛亂的腳步聲——都可能是她在極度疲勞下幻想出的慰藉。
      
      但從微敞的門縫間透出的,溫暖到不可思議的光——怎么能是假的呢。
      
      隨著人影接近的聲音無法分辨年齡性別,可從中流淌而出的焦急擔憂卻是如此貨真價實。早已撐過極限,鶴子身形一晃,毫無預兆地倒了下去。
      
      “……?!!”
      
      昏昏沉沉間,她似是被人扶了起來。已經什么都無法思考了,在陷入昏迷的前一刻,鶴子幾乎是本能般地抓住那個人的手。用盡這幅身軀中最后的一點力氣,緊緊地抓住這個陌生人的手。
      
      溫暖到幾乎令人哭泣的手。
      
      “……拜托,”她從喉嚨里擠出聲音。
      
      “……他在發燒。”
      
      接著便是鋪天蓋地而來的黑暗。
      
    插入書簽 



    [鬼滅之刃]未婚夫總是在無能狂怒
    嫖【?】屑老板



    [銀魂]老不死
    新坑已開,腦洞比龍脈大系列,虛/松陽中心



    [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攘夷時期為主的高杉文,又名拯救松陽計劃【不



    [銀魂同人]松陽老師飄啊飄
    我的真愛白月光



    [銀魂]最溫柔的事
    cp桃子的銀時文,炒雞暖心治愈,已完結



    [銀魂]未亡人
    cp桃子的高杉文,已完結,海枯石爛安利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上海快3走势图表 山西快乐10分 北京pk赛车稳赚方法 481彩票网下载安装 银行卡未激活赚钱 陕西快乐10分app 湖北快三 彩票软件iOS 1分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江西快三开奖一定牛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海王捕鱼3 江苏时时彩 云南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37平台游戏中心 时时彩三星组三怎么玩 河南快3多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