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作者:初之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有些答案不知道也罷

      ——她在天照院奈落時,勉強稱得上熟識的人屈指可數。
      
      同一屆的小鬼大部分不是直接在培訓期間被淘汰掉了,就是后來喪命于任務中,命運的軌跡單一得和身上鴉黑的制服如出一撤,連讓人多看一眼的興致都沒有,往往稚嫩的羽翼還未豐滿就已被拆得七零八落。
      
      她這并不是在抱怨禁閉期間沒有人來探望自己。
      
      認識的死者比活人多似乎并不是什么值得高興的事情。既然從不關心身邊有誰倒下,輪到自己落入窘境時,自然也不會期望他人和自己有什么不同。
      
      ……空蕩蕩的牢房里什么都沒有。
      
      石縫間干涸得發黑的血跡,墻壁上黯淡搖曳的燭光,蜷縮在角落里的影子,外面雀鳥振翅的聲音,以及只會偶爾從方窗間漏下寡淡的天光——牢房中的一切構成了記憶中那段最后的時光。
      
      連亡靈都不愿回首駐足之地,只有朧會偶爾光顧。
      
      從以前起她就一直覺得對方有哪里不一樣,現在看來果真如此——已經無聊到這個地步了嗎。
      
      究竟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理由推動著對方前來此地,她無從得知。就像她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在那個時候開口一樣。
      
      “……人究竟為什么要出生?”
      
      在空氣中蔓延的陰冷寒意浸透單薄的衣物,尚幼的自己抱著膝蓋坐在高高的方窗下,雖然冷得骨頭都在作痛,但身體表面上卻沒有任何反應,僵硬到幾乎麻木。
      
      “自由這種漂亮話,從一開始就是騙人的。”
      
      也許她只是突然想說說話,哪怕是對著朧沉默地立在牢房外的身影。
      
      想要聽到聲音。
      
      “連最重要的,選擇存在的能力都沒有。”不管是將軍還是平民,沒有人是憑借自己的意愿降生于世。在這一點上,大家倒是可憐地平等。
      
      “生也麻煩,死也麻煩。就不能選擇不存在嗎。”
      
      外面的那個家伙有在聽嗎——這種事情好像從一開始就不重要。之前她飽受對方憋久之后開啟話嘮模式就停不下來的折磨,現在也輪到她稍稍扳回一局了。
      
      “人生的意義就在于尋找意義——不要惹人發笑了。尋找食物是為了填飽肚子,徘徊在饑餓中的過程,如果有人想要那就盡情拿去吧,把饅頭留給我行了。”
      
      最近的天氣好像越來越冷了,外面大概已經開始入冬了吧。
      
      ……會下雪嗎。
      
      她沒有抬起頭。白雪皚皚的世界反正不存在于陰暗狹小的牢獄中,閉上眼睛的話,反而能抵達得更遠。
      
      牢房外沉默綿延,像是天空將要臨下的一場大雪。
      
      “……為什么,”
      
      明明死也不打算說出口的,更何況是在對方面前。
      
      攥著衣袖,她收緊手。
      
      “既然不想要的話,”
      
      “既然注定會拋棄的話,”
      
      ——“為什么,還要生下來呢。”
      
      ……
      
      火光與濃煙交織,周邊的景色在不斷崩毀。來自船艦深處的金屬哀鳴響徹上空,咯吱作響著擠壓耳膜,一時間甚至蓋過了甲板上咆哮不休的炮火。
      
      一聲清嘯,雪亮的弧光割裂了滾滾黑煙,在空中相撞爆出刺眼火花。刀鐔在對方力量的壓迫下輕微顫響,深知自己在體力上的劣勢,正面交鋒轉瞬即逝,鶴子幾乎是立刻抽刀后撤,往后接連幾躍,險險避開朧緊追而來的凌厲刀鋒。
      
      風聲在耳邊呼嘯,冰冷的圓弧幾乎是貼著自己的胸口斬過,鶴子利落地一個后翻,正好落到船舷上,瞬間借力一蹬,猛地扭身一腿掃向朧的面門。
      
      毫不意外地落空了。
      
      ……能預測到自己的動作嗎。
      
      眼眸一暗,鶴子翻身落地,立刻蹬步反手就是一記角度刁鉆的上削。
      
      瞳孔微縮,朧極快地向后退去,自下而上削來的寒芒一閃即逝,隨著一聲脆響,斷裂的斗笠被洶急的風一把掀起,轉眼間就吹得沒了蹤影。
      
      細小的血珠從額間的傷口滲了出來,朧還是那副死水般毫無變化的表情,身形一晃,就再次抽刀迅疾攻來。
      
      酸痛的身體仿佛被看不見的力量拽著下沉,鶴子喘了幾口氣,還沒來得及站穩,就強迫自己重新提刀。右腳往后一踩,她正要出手,相連的軍艦上忽然傳來爆破的巨響,磅礴的火光吞噬黑煙,短暫地照亮了視野的一角,近乎刺目。
      
      心中一緊,鶴子條件反射般地想側頭望去,后頸寒毛倏然倒豎,炸得人頭皮發麻的殺意迎面呼嘯而來。
      
      她不得不正面承下這一擊,隨著一聲震得人牙齒發酸的金屬爆音,刀與刀在眼前陡然相撞,刺啦刺啦地摩擦出火花。
      
      “都到這種時候了,還有閑情去關心別人的死活嗎。”朧的聲音冰冷而低沉。
      
      已分不清顫抖的是刀本身亦或是自己的手,體力將到極限,鶴子面無表情地握緊了被鮮血濡得濕滑的刀柄,手背上用力到隱有青筋凸起。
      
      ——不能再拖下去了。
      
      莫名的情緒在胸腔內拼命叫囂,幾乎讓人喘不過氣來,但她卻只能強行將焦躁不安都壓下去。
      
      仿佛看穿了她在想什么,朧眼底的神色暗了暗:“沒用的。所有反抗在上天面前都不過是螻蟻之輩的垂死掙扎。你的動作,早就被看透了。”
      
      背后忽然殺意暴起,鶴子呼吸一錯,驟然回身疾斬。鮮血爆射而出,兩名奈落應聲落地。但她還來不及收勢回防,朧的攻擊就已陡然而至。
      
      她反手提腕,斜揚的刀在空中劃過半弧,被冷厲刀光毫不留情地半路截下。
      
      瞳孔一顫,隨著一聲顫抖的清鳴,在先前的戰斗中早已磨損不堪的刀刃驟然斷裂。
      
      失去阻礙的寒光往下遽斬。
      
      她往后疾退,但還是晚了一步。滾燙的鮮血自左側噴濺而出,捏碎肺臟的劇痛一瞬燃起幾乎要燒毀神經,鶴子不受控制地身形一歪,朧卻沒有給她喘息的機會,攜著厲風的左掌瞬息間就已來到眼前。
      
      凜冽的罡風貼著耳邊削過,她在最后一刻險之又險地側頭避開,受傷的腹部忽然一陣劇痛,卻是被朧接下來的一記踢擊命中了要害。
      
      短暫而眩暈的失重過后,背脊隨著一聲悶響撞在堅硬的金屬甲板上,呼吸一瞬不穩。
      
      下一剎,風聲呼嘯,攜著刺骨的殺意自上方而來。
      
      電光石火之間,鶴子瞥見朧右手袖中銀光一閃——思考早已跟不上反應的速度,她猛地攥住斷裂的刀片,不顧掌心鮮血淋漓,在最后一刻驟然起身,不退反進,一刀插穿了朧的右臂。
      
      她幾乎壓上了身體的全部重量,刀尖“噗嗤”穿透血肉撕裂筋脈直接從對方右臂的另一邊露了出來。蓬蓬血霧爆射而出,微光閃爍的毒針接連清脆落地。
      
      腰部遽然用力,鶴子扭身將朧狠狠反壓在地,擒住他的右腕向外一拉一扯,隨著一聲讓人牙酸的裂響,生生卸了他的右手。
      
      “看穿行動什么的,真是彼此彼此啊,”她大口地喘息了幾下,視野不知是因為失血還是其他原因一陣發黑,但還是不甘示弱地露出有些滲人的涼笑,“朧……前輩。”
      
      膝下用力,她幾乎能聽到朧肋骨間的哀鳴,但對方卻只是面無表情地望著自己,連眉毛都沒抖一下,仿佛手腕剛剛被拗斷的人不是他一樣。
      
      無動于衷得幾乎要讓人以為他是故意這么做的。
      
      ……不要開玩笑了。從對方反常的舉動中嗅出了非同一般的不詳氣息,鶴子心底一顫,莫名有些脊背發涼。
      
      “……你真以為從天照院奈落叛逃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嗎。”朧沉默了很久才開口,“緝捕追殺的部隊,和往常相比人數要少很多。這其中的原因,你不可能沒有思考過。”
      
      字字如刀。
      
      鶴子忽然安靜了下來。
      
      “背叛組織的人,必須以死謝罪。不過是逃到偏遠的長州藩,你就以為組織找不到你了嗎。” 朧的聲音和他此時的表情一樣毫無起伏變化。
      
      “……閉嘴。”
      
      “上頭之所以轉移目光暫時放棄追究你的罪責,是因為出現了更重要的目標。”朧閉了閉眼,“被組織視為眼中釘肉中刺,這么多年一直竭力追緝的罪人——終于在長州藩被發現了蛛絲馬跡。”
      
      “我讓你閉嘴。”她輕聲道。
      
      “若是沒有背叛組織,你本來也是任務的執行者之一。”
      
      不要說了。
      
      心底好似有聲音發出哀鳴。
      
      瞳中倒映出硝煙蔽日的蒼穹,朧的聲音低沉得像是在墜入看不見的深淵:“將背叛上天的大罪人、奈落院失蹤的上代首領——”
      
      鶴子發現自己動不了。
      
      從很遠的地方似是傳來了廝殺的聲音。世界一分為二,硝煙戰火炮吼槍鳴,忽然都變得模糊不清,恍若隔著水面傳來,被無形的膜阻擋在外。
      
      死一般的寂靜中,唯有朧的聲音清晰到近乎令人憎恨。
      
      “將隱姓埋名在村塾中教孩童讀書習字的吉田松陽——押回組織接受制裁。”
      
      靈魂靜止。當后側方的奈落猝然一杖掃來時,她甚至都無法做出反應。
      
      意識被劇痛掐斷了一秒,回過神來時,自己已經落在了幾丈開外的地面上。朧的攻擊緊追而至,與思維分離的身體幾乎是本能般地自己動了起來。
      
      就地往旁邊一滾,寒芒閃爍的短刀隨著一聲嗡鳴筆直沒入自己前一刻所在的地面,刀柄輕顫。下一瞬,殺意刺骨的勁風朝自己的心肺直直拍來。她猛然抽身后退,卻終是慢了一步,被對方詭異的一掌打穿了左肩,狠狠飛了出去。
      
      沒有辦法做任何緩沖,鶴子悶哼一聲摔落在地。左邊的身體痛得幾乎要失去知覺,她剛以右肘撐起上半身,冰冷的金屬錫杖從不同的方向破空殺來,直接將她釘了在了原地。
      
      氣血在胸口翻涌,她沒有忍住劇烈咳嗽起來,血沫滴滴答答地沿著嘴角落到眼前的甲板上,暈開觸目驚心的猩紅。
      
      “已經結束了。”隨著令人頭皮發麻的幾聲脆響,朧面無表情地將自己的右手接了回去。居高臨下地望著仍在負傷頑抗的鶴子,他微微垂眸,嘆息幾不可聞:“哪怕在地匍匐,也想要到那個男人的身邊去嗎。你是何時變得如此愚不可及了,鴆。”
      
      “……不是說叛徒都格殺勿論嗎,”動作一顫,鶴子平復了一下急促漏風的呼吸,“為什么不將我就地處決。幾年不見,你竟已變得如此婆婆媽媽了嗎。”
      
      被幾名奈落聯手壓制在地,她抬起眼簾,眼神嘲諷,將悲涼的神色藏得滴水不漏。
      
      朧沉默了一瞬。“這不是我所能左右的決定。”
      
      他轉過身。
      
      “心懷感激吧——將你帶回組織是那位大人……最后下達的命令。”
      
      鶴子驟然僵住。
      
      甲板忽然隆隆震動起來,仿佛再也支撐不住了,軍艦哀鳴著開始墜落下沉。
      
      背景里是熊熊燃燒的火光和直抵天際的濃煙,朧無言地背對著她站立半晌,這才向前邁開步伐,朝另一艘軍艦的方向走去:
      
      “押回去。”
      
      就在這時——
      
      “混蛋!!!”一聲熟悉的怒吼忽然在耳畔炸裂開來。瞳孔驟縮,鶴子幾乎是不可置信地抬起頭,正好看到本應撤退的八之助朝這邊筆直奔來的身影。
      
      炸得人渾身發麻的恐懼陡然刺穿心扉。
      
      “放開……!!!”
      
      畫面和聲音都被切割得支離破碎,來不及出聲也來不及有所動作,她眼睜睜地望著禪杖金屬的尖端透胸而過,將八之助還未出口的怒吼徹底扼殺在了喉間。
      
      一瞬的死寂之后,血霧爆射而出。熟悉的身影晃了晃,陡然無力地栽倒下來。
      
      巨大的空白鋪天蓋地席卷而來,無聲的尖叫在身體內部爆裂開來,幾乎要撐破腦顱。內心的驚濤駭浪卻無法抵達表面一絲一毫,她近乎是木然地望著八之助倒了下去。
      
      ——接著遽然起身。
      
      一旁的奈落一杖砸在鶴子背上,直接將她壓了回去。肺部的空氣好像在一瞬被全部擠出,痛苦得無法呼吸,她卻恍然未覺。視野一陣發黑,睜大的瞳孔中映出來的,是另一艘軍艦上天照院奈落單方面展開的肅清。
      
      戴著斗笠的黑色身影在火光與硝煙中極快穿梭,動作精準得分毫不差,堪比最為高效的殺戮機器,往往手起刀落,目標就像是纖細的麥子一樣被割了下來。
      
      滾落的頭顱,全部都是她叫得出的名字。
      
      “……你們在做什么。”鶴子聽見自己的聲音在空中響起,陌生得令人心慌。
      
      明明比任何人都清楚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她艱難地仰起頭,仿佛突然就無法理解眼前的一切了,聲音干枯到幾乎破碎:“你們要做什么。”
      
      面容隱藏在斗笠的陰影中,押著她的奈落只是沉默地立著,猶如雕塑一般靜止不動,唯有漆黑的長衫在風中翻飛。
      
      只是片刻的光景,另一艘軍艦上的鬼兵隊隊員就已經被肅清了大半。
      
      鶴子終于顫抖起來:“……住手。”
      
      心臟仿佛被看不見的刀刃絞得血肉淋漓,搗碎再磨爛,她疼得幾乎要抽搐起來,明明想要尖叫,卻只能發出野獸瀕死般的微弱聲音:“住手。”
      
      曾經聽過不知無數次的哀求,這次卻是出自自己之口。
      
      曾經不知道親手掠奪過多少珍貴之物,這次被奪走的卻是自己。
      
      ——“你們要做什么。”
      
      執行命令,肅清與天作對的罪人——就跟她以前做過的無數次一樣。
      
      不論是手法,次序,乃至于陣型散開合攏的時機,都熟悉得如同烙在骨子里的印記,哪怕刮得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白骨也無法剔去。
      
      過去的記憶鋪天蓋地而來,近乎要令人溺斃其中。手背用力到青筋暴起,鶴子徒勞地在甲板上抓下猙獰的斑斑血跡。
      
      “……對不起。”她已經不知道這是誰的聲音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近乎泣血。
      
      但眼眶卻干涸得如同自己此刻的內心,什么都沒有。
      
      熊熊燃燒的火海中,最后只剩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護額不知何時脫落,高杉一身血污立于尸堆之上,手中的刀幾乎砍得卷了邊,森綠的眼瞳中殺意暴漲,如同厲鬼般令人不寒而栗。
      
      先前襲來的奈落被他一刀生生攔腰斬落,尸體的腸子流了滿地。周圍的敵人都警惕地保持著距離,只有朧面無表情地立在前方。
      
      即使隔著一段距離,即使聽不見聲音,鶴子還是靠著唇語讀出了朧的口型。
      
      ——“墮回地面吧,為了老師向天舉刀的厲鬼。僅憑你們還無法觸及上天。”
      
      瞳孔倏然收縮成針尖大小,高杉體內有什么東西突然就被關掉了——徹底地斷裂,崩毀,破碎——被胸口熔巖般滾燙的仇恨燒得灰飛煙滅渣都不剩。
      
      再也繃不住心中滔天燃燒的徹骨殺意,他手中染血的寒刀近乎哆嗦起來。
      
      ……不要去。
      
      被前所未有的恐懼壓迫得無法呼吸,鶴子像是溺水之人一般拼命掙扎起來。
      
      ……不要去。
      
      但是已經無法傳達了。不管是聲音也好還是什么都好,現在的高杉已經完全聽不見了。
      
      ……求……
      
      高杉朝朧沖了過去。
      
      世界在這一瞬間死去。時間靜止流動,軍艦不再傾斜,火勢停止燃燒。心跳、體溫、呼吸,都在此刻被生生掐斷。
      
      被射穿的——究竟是誰呢。
      
      爆鳴的槍聲驟然響徹天地,一片死寂之中,鶴子幾乎是慘叫了起來:
      
      “晉助——!!!!!”
      
      “………撤退。”
      
      最后的一絲動力源也終于徹底熄滅,承載死亡的軍艦裹攜著火光與黑煙,猶如遠古的巨獸發出悲涼的長鳴,朝虛空之下的海面直直落去。
      
      衣擺在氣流中翻飛,朧面無表情地立在天照院奈落的船頭,這才轉過身。就差一步抵達艙室,背后突然騷動起來。瞳孔一縮,似是已料到了什么,他猛然回身一刀擲出,同時厲聲喝道:
      
      “抓住她!!”
      
      但晚了一步。
      
      鋒利的寒光貼著鶴子的脖子險險擦過,她踩上船舷——朝著大海——
      
      毫不猶豫地跟著縱身跳了下去。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看了看這章的內容,對于彩虹虛的吐槽我還是先憋一憋吧



    [鬼滅之刃]未婚夫總是在無能狂怒
    嫖【?】屑老板



    [銀魂]老不死
    新坑已開,腦洞比龍脈大系列,虛/松陽中心



    [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攘夷時期為主的高杉文,又名拯救松陽計劃【不



    [銀魂同人]松陽老師飄啊飄
    我的真愛白月光



    [銀魂]最溫柔的事
    cp桃子的銀時文,炒雞暖心治愈,已完結



    [銀魂]未亡人
    cp桃子的高杉文,已完結,海枯石爛安利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上海快3走势图表 新快3玩法技巧 4056水浒传手机版官网 澳客竞彩 pk10人工计划免费软件 访问出错或页面为空 中国竞猜比分直播 pk10冠亚和抓码方法 麻将作弊视频 11选五 陕西快乐10分 重庆快乐10分预测 pk10全天人工计划qq群 平台游戏赚钱 广西十一选五遗漏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 qq分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