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作者:初之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虎落平陽不一定被犬欺

      其實幺蛾子兄真的挺不容易的。
      
      在徹底冷場的情況下他還能頂著高杉不耐煩的目光自說自話,非常積極地用自己的熱臉貼對方的冷屁股,愣是將自己出現在這里的緣由和與對方之間的恩怨情仇理了個通順,全程還保持著那副高高在上鼻孔看人的姿態,實在是個人才。
      
      幺蛾子兄穿得這么花里胡哨是有原因的,才不是想故意氣一氣某人順便氣死最好,他現在是高杉家的長子——過繼的——身為高杉家偉大的繼承人,自然得跟家族來往多年的生意伙伴吃吃飯,聊聊天,順帶宣布一下高杉家的未來家主換人了,好讓對方有個心理準備。
      
      鶴子覺得高杉家的動作挺利索,身為獨子的高杉前腳剛走,他們后腳就將這位據說是高杉某個堂兄的家伙收為了養子,不愧是經商的,效率就是高。
      
      若是沒有能繼承家業的子嗣,就會被剝奪辛苦掙來的武士頭銜,淪為下級階層。收養養子雖然會被削減俸祿,但至少還能守著武士的身份,等待再次翻身的機會。
      
      這種做法不管怎么看都合情合理,但就是讓她有點不舒服。
      
      “真是沒想到啊,你這家伙竟然真的跑到這種偏僻的鄉下地方來參軍了,當初聽伯父大人說起時我都不敢相信呢——哦,對不起,我忘了,現在該稱呼為父親大人了。”
      
      幺蛾子兄嘲諷的模式不外乎就是那么幾種。
      
      總結起來就是: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愚蠢的弟弟喲,你也有今天,真是大快人心。你還記得當年大明湖畔被你踩進泥里完全不當一回事誓要干掉你的堂兄嗎?今天可算讓我逮著你了,不連本帶利地將你以前從我這奪走的東西討回來,我就……
      
      “哦,你打算怎么樣?”
      
      高杉好整以暇地露出嘲弄的笑容,眼眸冰冷。
      
      鶴子敢打包票,高杉根本就不記得有這么一號人了,可他還是立刻進入了反擊模式。就算是完全不認識的人,只要敢踩到他頭上,管他是天王老子還是地藏菩薩,一律砍腿伺候。
      
      估計是想起了什么并不美好的回憶,幺蛾子兄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步,但還是梗著脖子道:
      
      “你……你少在這里給我擺出那副得意的樣子!其實你現在心里很不是滋味吧,原本屬于你的東西現在全部都是我的了,一定很不甘心吧,一定咬牙切齒后悔得不得了吧?”
      
      說到這里,他好像又找到了自信,腰板也挺直了。
      
      “真是可憐啊,晉助,你現在已經什么都不是了。”
      
      幺蛾子兄拖長了語調,假惺惺地道,眼神中的幸災樂禍藏都藏不住,幾乎快要從他那張得意洋洋的臉上滿溢出來了。
      
      “……那種累贅的身份和無聊的東西,你想拿就拿去好了。”
      
      高杉嗤笑一聲,抬起眼簾。
      
      “我對成為他人的傀儡不感興趣。有這個閑情特地繞路來這里說些無用的廢話,你還不如多琢磨一下如何討好家里的那些老骨頭。記住,千萬不要給家族抹黑哦,那些紅著眼睛死死抓著武士頭銜不放的老家伙,對于任何可能觸犯家族利益的人都絕不姑息——就算是親生兒子也一樣。”
      
      嘴角揚起不屑的弧度,高杉轉身就要離去:
      
      “你還真是給自己找了個絕佳的囚牢。”
      
      “站住!”先前那副趾高氣揚的神色不知何時已完全消失,幺蛾子兄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一樣跳了起來,風度盡失,“高杉晉助你有種給我站住!!”
      
      但若是這么被人威脅就會停下腳步的話,那也就不是高杉了。
      
      被對方先前的話語戳中痛楚,幺蛾子兄終于撕破了偽裝,歇斯底里地喊了起來:
      
      “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究竟是為什么才會和家里決裂甚至跑來參軍!哈,你還真當我是當初那個被你戲弄卻完全不知道如何反擊的小鬼嗎?!”
      
      自己奮斗多年,使盡手段不惜拋棄自尊也要拼命得到的東西,結果卻被對方毫不在意地踩進泥里,看都不看一眼就繼續前行,怎么可能原諒。
      
      無法原諒。
      
      也絕不原諒。
      
      “你還真是墮落了啊,晉助!”他大笑起來,聲音破碎,“為了一個來歷不明的教書先生,把自己弄成這幅狼狽不堪的樣子,你當真以為自己有辦法將那個人救出來嗎?!不要開玩笑了,寬政大獄死了多少人你知道嗎?包括皇室公卿幕府大臣,沒有人能幸免!一個鄉野的落魄私塾老師,進了監獄,這輩子都別想出來了!”
      
      頓了頓,他突然間露出詭異的笑容:“哦,抱歉,我說錯了呢,那個人說不定已經死了。就算你趕去了,最幸運也只能得到一個人頭……”
      
      他沒能把話說完。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鶴子甚至沒看清高杉是怎么奪刀的。
      
      幾乎是眨眼間,高杉就將幺蛾子兄按到了地上,攥緊刀柄的手背上青筋凸顯,拔刀就是刺向對方脆弱柔軟的咽喉!
      
      空氣如紙割裂,尖銳警鳴。同樣尖銳響起的還有幺蛾子兄殺豬般的慘叫。
      
      “等一下!!”
      
      瞳孔猛縮,高杉刀尖一偏,直直貼著對方的脖側插入了土中,深達寸許。
      
      鮮紅的血頓時從細長的傷口里滲了出來,滴滴答答地沿著鋒利的刀緣滴落下來,砸在土地上濺出片片血花。
      
      一片死寂。
      
      ——高杉那家伙雖然芋頭總是切得慘不忍睹,砍起人來倒是一點都不含糊。
      
      鶴子決定再也不嘲笑高杉的刀工了。
      
      “咳……那個,”鶴子清了清嗓子,打破了籠罩上空的難熬寂靜,“你還有垃圾沒扔呢。”
      
      她指向坐在地上被人遺忘了很久的垃圾袋。
      
      “……”
      
      默了半晌,高杉一言不發地站了起來,手中一個用力,將深深嵌入土中的刀拔了出來,信手將其往旁邊一扔,刀身砸落在地發出哐啷的聲響。
      
      心有余悸的幺蛾子兄跟著聲音一起哆嗦了一下。
      
      “竟……竟然如此兇殘野蠻,”他臉色慘白,驚魂未定地坐在地上,手里還按著脖側的傷口,“當初父親大人就該禁止你跟那群粗鄙的鄉下人混在一起。”
      
      鶴子都要捂臉了。這種程度的作死她真的救不了。
      
      腳下微頓,高杉回頭瞥了對方一眼。
      
      幺蛾子兄差點就哭出來了。
      
      “兇殘?野蠻?”高杉似笑非笑地扯出一個冰冷的弧度。
      
      之前野獸般兇光畢露的殺氣已退去大半,此時他碧色的瞳孔中譏諷之色更甚于殺戮之氣,但幺蛾子兄還是不受控制地在他的注視下顫抖起來。
      
      高杉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暗啞:“武力這東西有多么便捷多么重要,當初把這點告訴我的,不就是你們嗎?”
      
      *
      
      ——“桂子,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餐桌就是戰場,這句話放到新兵營里絕對不假。每次一到開飯時間,飯團都會在第一時間被餓狼般撲上來的大家哄搶一空,就連銀時那家伙都會一改往常的懶散無謂,搶飯時毫不要臉的兇狠姿態曾在營內廣為流傳,一度蓋過了這家伙在劍術對練中敗績為零的風頭。
      
      會耐心排隊等待的人,永遠都只有桂。
      
      “不是桂子,是桂。”
      
      桂固執地糾正道,謝了一聲接過鶴子手中的加大號飯團。
      
      正午的驕陽毫無保留地傾灑著光與熱量,將白石鋪就的練兵場曬得滾燙。大部分的人都躲在樹蔭下或是佛殿的屋檐下乘涼,一邊啃著鹽漬飯團一邊和身旁的伙伴八卦閑聊,抱怨魔鬼教官的斯巴達式訓練。
      
      還有一小部分人因為表現不過關,仍留在練兵場上接受教官的訓斥,一遍遍地重復演練直到過關為止。
      
      高杉原本應該在發飯團,但不知道什么時候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碧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著練兵場中的訓練,甚至都沒發現銀時多拿了一個飯團,專注得讓人想感嘆這家伙若是切芋頭的時候也這么認真的話該多省心。
      
      “那個啊,”鶴子垂下眼簾,漫不經心地將一縷頭發挽到耳后,“你們真的滿十五歲了嗎?”
      
      武士一般會在十五歲時會舉行元服之禮,表明已正式跨入成年人的行列。同樣的,攘夷軍的入伍年齡限制也設定在了十五歲。
      
      “咳……”
      
      尚未修滿裝傻充愣的技能、節操尚有存余的桂下意識地移開了目光。
      
      清了清嗓子,他挺直了脊梁,聲音清澈磊落,沒有絲毫遲疑:
      
      “報國之心不分年齡大小,與身份地位無關。在這種幕府奸臣當道,人民飽受欺凌壓迫的時刻,我們只是想為攘夷大業盡一份微薄的力量罷了。”
      
      ……好歹看著她說話啊喂!盯著她身后的空氣一臉真摯深情有個鬼用啊喂!
      
      鶴子頓時就死魚眼了:“也就是說你們其實并未達到入伍的年齡標準是吧。”
      
      “你在說什么呢,鶴子,我們當然……”
      
      在她“你就繼續掰吧”的注視下,桂心虛地放低了音量:“我們馬上就十五了。”
      
      蟬鳴如浪,空氣里充滿了盛夏獨有的味道。
      
      碎金般的陽光從蔥綠的樹葉中篩漏下來,從縫隙中可以窺見碧藍的天,還有隱藏在陰影間的小小身影。
      
      ——啊,是蟬。
      
      “……這樣啊,”默了半晌,鶴子收回視線,沖神色有些緊張的桂笑了笑,“放心吧,我不會跟營長大叔說的。不過……”
      
      “集合——!!”練兵場那邊突然傳來教官粗啞的喊聲,打斷了鶴子未來得及出口的話語。她望著桂匆匆一口吞掉剩下的飯團,一邊捶著胸口一邊拔腿往回狂奔,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們到底是為什么急著參軍呢——這種話,突然間問起來果然還是太唐突了吧。
      
      雖然和自己毫不相關,但不知道為什么就是有點小在意。
      
      ……只是一點點罷了。
      
      *
      
      昨夜似是下了一場大雨,將夏日的燥熱洗去了不少。一大清早起來時,雨后的空氣微涼,穿過山林的風帶著清新的氣息,迎面吹來時,一下子就將因一夜酣睡而沉淀的血液喚醒了,令人舒暢不已。
      
      因為時候尚早,整個寺院都靜悄悄的,只回蕩著她一個人行過大殿前的空地時,白石砂礫在腳下咯吱作響的聲音。
      
      鶴子正要繞過偏殿,卻在不經意間瞥到了某個熟悉的身影時,腳下一頓,直接被釘在了原地。
      
      一片寂靜的庭院里,只能聽見高杉練習素振時,竹刀被舞得虎虎生風的聲音。
      
      舉刀,踏出,劈斬,回身,再如此反復。
      
      他似乎已經一人練了很久了,頭發和衣衫被汗水浸透,黏糊糊地貼在身上,但動作卻不見絲毫凝滯,利落而爽脆。
      
      薄薄的金光劈開晨霧,將庭院切割成光與影的世界,清晰地勾勒出少年略顯清瘦卻肌肉勻稱的筆挺身形。
      
      汗水不斷地沿著臉頰的輪廓滴落,轉瞬即逝,在晨光下閃爍出晶瑩的色澤,對方專注地注視著前方,碧色的眼眸亮得驚人,仿佛下一秒就要灼灼燃燒起來。
      
      鶴子在暗處一動不動地看了好半晌,這才重新邁出步伐。
      
      目的地不是廚房,而是營長大叔的所在。
      
      將這個只會亂幫倒忙的家伙早點扔回去的事,她也該提一提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我突然發現,松陽三三被抓走的時候,高杉好像差不多正值中二的年紀_(:з」∠)_
    松陽三三這一被抓走,就再沒回來
    高杉那家伙也就停留在了中二的那年夏天死活出不去了_(:з」∠)_
    每次來大姨媽都痛得持續掉血條,好想性轉啊【畫風轉變得太快了啊喂Σ(`д′*ノ)ノ
    這次遲更了一天真是不好意思,和痛經君戰斗了很久
    不知道四日左右一更的日子我能持續多久



    [鬼滅之刃]未婚夫總是在無能狂怒
    嫖【?】屑老板



    [銀魂]老不死
    新坑已開,腦洞比龍脈大系列,虛/松陽中心



    [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攘夷時期為主的高杉文,又名拯救松陽計劃【不



    [銀魂同人]松陽老師飄啊飄
    我的真愛白月光



    [銀魂]最溫柔的事
    cp桃子的銀時文,炒雞暖心治愈,已完結



    [銀魂]未亡人
    cp桃子的高杉文,已完結,海枯石爛安利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上海快3走势图表 p3开机号 彩票10个数字规律 重庆时时8码一期计划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163皇冠足球比分网 皇冠篮球比分网 广东11选五推荐 pc蛋蛋投注计划软件 贵州十一选五直播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前三 河北快3 排列五官方下载 今天河北快三推荐豹子 免费欢乐麻将游戏下载 大航海时代4战斗赚钱 极速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