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作者:初之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冷戰比吵架還難受

      自花街歸來后,銀時和高杉就進入了冷戰。
      
      這兩人平常總是見面就吵,大到作戰方針,小到洗澡的先后順序,哪怕是最小的火花也能迅速擦燃演變成燎原大火。最近兩人卻一反常態,不要說是吵架了,連眼神都懶得給予對方,直接把另一個人當成了空氣。
      
      兩人之間的氣氛跌破冰點,根據桂的比喻就像是兩只不合的野貓,本來見面就你咬我耳朵一口、我撓你尾巴一爪,卻忽然有一天心照不宣地互不理睬,各自固守領地,完美地避開了會遇到對方的任何路線——從某種方面上來說也是默契得不行。
      
      但這并不是鬼兵隊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的主要原因。
      
      總督和銀時閣下又不是第一次冷戰了,若是以往的話,不管總督臉色有多黑,周身縈繞的低氣壓有多嚇人,隊內都好歹有鶴子這面不怕凍也不怕死的墻擋著,同時肩負潤滑油和橋梁的作用。平常大家有事不敢直接跟總督說的時候,一般也是由代為鶴子轉達。
      
      現在當這面遮風擋雨的墻轟然倒塌——也不能說是倒塌——自己挪位時,鬼兵隊才頭一次深刻地體會到了寒冬的刺骨。
      
      鬼兵隊內的氣氛,在這盛夏時節進入了隆冬期。
      
      “……這兩人最近到底怎么了。”
      
      墻角、樹后、窗下、營帳旁、甚至是走廊底下,都成了鬼兵隊隊員經常出沒的地方,還往往三五成群,被其他的攘夷志士發現時,一個個神色凝重屏息靜氣,仿佛在冒著生命危險執行任務——若是在此時出聲,只會得到整齊的“噓”聲以及默契掃來的譴責眼神。
      
      他們神出鬼沒行蹤不定,出現的場合唯一有共同點的地方,就是高杉和鶴子一定在視線之內。
      
      可他們認真觀察了多日,也沒能找到這隱藏于日常表面之下的違和感從何而來。鶴子還是如常向高杉匯報隊內的大小事務,恪盡職守,在工作上挑不出錯來。飲食規律,照常作息,在戰場上的表現也沒什么異常,甚至比以往還要發狠,被拖進醫療站的次數也稍微多了一些。
      
      至于高杉,除了幾次奇怪的張口欲言以外,和以前心情不好的樣子看起來沒什么不同,頂多是周身氣壓更低一點,表情更冷峻一點,微妙地更焦躁一些罷了。
      
      一言蔽之,不要惹。
      
      單身汪眾多,粗神經眾多的鬼兵隊有點小崩潰。
      
      時間拖得一久,就連一向置身事外萬年悠哉的正二都有點忍不下去了。他一語道破眾人心中那說不清道不明的怪異感:
      
      “正是因為太正常了,所以不正常。”
      
      眾人順著他的視線望去,鶴子似是正在和高杉談論下次戰役的隊伍配置,前線傳來了新的消息,幕府軍陣型有變,對敵之策也要相應調整。在這期間,她一直保持著恰到好處不遠不近的距離,表情自然聲音平穩,舉止也沒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八之助好像有點開竅。他沉吟:“簡直就像……兩人只是普通的副官和總督的關系而已。”
      
      莫名其妙的禮物和小紙條都不見了,唇角不自覺上揚的弧度被抹平了,就連出現在高杉身邊的頻率和停留的時間,都縮短回歸到了正常的數值。
      
      周圍的人不明覺厲地發出“喔喔”的聲音。隊員甲茫然了半晌,后知后覺道:
      
      “咦,他們兩人原來不止是這個關系嗎?”
      
      正二:“……”
      
      他還是回去洗洗睡吧。
      
      *
      
      戰后。
      
      硝煙未散,空氣中凝聚著鐵銹般的血腥味。天空是低沉的鉛灰色,從云翳中逃出的光線稀薄到如同輕紗,被烈烈長風撕扯得纖而薄。
      
      剛一走出醫療站,一小隊醫護兵抬著擔架直沖這邊而來,“快讓開!快讓開!”地喊著,嗓音嘶啞,猩紅的血滴滴答答地在后面墜了一路。鶴子下意識地側身替他們掀開帳口,躺在擔架上的士兵忽的抽搐起來,猛地朝旁邊一歪,嘔吐出來的血水中混雜著內臟的碎沫,有少許直接濺到了她腳邊。
      
      頓了頓,鶴子轉回視線,這才朝前方邁開步伐。
      
      板車從身邊咕嚕嚕地飛過,有些是空的,有些是滿的,載的貨物既有應急物資,也有人。碎石在車輪的碾磨下嘎吱作響,仿佛和時間賽跑一般半秒都怠慢不得。
      
      她往自己營帳的方向走去,行至半路,卻不期然地瞥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鶴子眨了幾次眼睛,這才確定出現在眼前的,是鬼兵隊以冷淡寡言聞名的二番隊隊長。臂上還纏著染得暗紅的繃帶,佩刀置于一旁,對方就那么背抵樹干而坐,身影沉肅,悄無聲息地像是一塊石頭。
      
      “……佐也?”她不確定地喊了一聲對方的名字。
      
      對方在加入鬼兵隊之前是個四處流浪的劍客,不知姓氏,隊內也有不探尋各人過往的不成文規矩。
      
      沒有回應。
      
      ……該不會是失血過多昏過去了吧?
      
      心中一緊,鶴子下意識地就跑了過去。結果湊近了一看,才發現對方并沒有昏迷,只是在罕見地發呆罷了。
      
      是的,那個被人戲稱注孤生、將來要抱著愛刀到老的二番隊隊長——業余興趣唯有擦刀賞刀,生活重心永遠繞著刀劍打轉的二番隊隊長——正望著手中的發簪出神。
      
      精致小巧的發簪,上面綴滿繁麗的櫻花,看起來有少女心得不得了。
      
      “……”對方似有所感地抬起頭來,兩人的視線在空中相遇,鶴子幾乎可以肯定在那一剎那,對方向來沉穩無波的表情中閃過了一絲局促及慌亂。
      
      她忽的明了:“心上人?”
      
      手中的動作頓了頓,佐也沉默片刻,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似是下定了什么決心,他緩慢地攤開手掌,露出躺在其間的精巧發簪。握慣了刀的手布滿粗繭,似是不習慣這輕盈的重量,動作近乎小心翼翼。
      
      “有一事希望向你請教。”他壓低聲音。
      
      注視著手中發簪的眼神不受控制地柔和下來,他突然就由飽歷風霜的劍客褪成了青澀的少年。
      
      “近期馬上就是她的生日了。”
      
      “……誒?”鶴子怔了怔。
      
      對方抬起眼簾,望過來的眼神竟帶有幾分懇求的意味,看起來手足無措得有點可憐,哪里還有在戰場上的鐵血風范。
      
      ——不知道為什么,就是無法拒絕。
      
      反應過來時,鶴子就已經在對方的身邊蹲了下來。“這不是挺好的嗎,”她笑了笑,“對方收到了一定會很開心吧。”
      
      “阿羽有些不一樣,”提及心上人,對方稍顯冷厲的眼中也不由得浮現出星碎笑意,“她向來討厭‘花里胡哨又脆弱’的東西。”他認真地尋找著適合的形容詞,“是非常……堅強的人。”
      
      ……真是猝不及防就被秀了一臉。
      
      看不出來啊,就差沒把注孤生貼臉上的二番隊隊長,竟是單身汪遍地走的隊伍中異軍突起的一匹黑馬,果然人不可貌相。
      
      鶴子認真地看了對方一會兒。
      
      ——為什么會忍不住想要幫助對方呢。
      
      ——誰知道呢。
      
      ——也許正是因為自己狼狽不堪,才希望對方的戀情能夠順利一點吧。
      
      說起來的話,眼前這個家伙簡直就是“花里胡哨又脆弱”的反面,根本就是一塊沉默寡言到有些無趣的磨刀石。
      
      她勾起唇:“……放心吧,只要送東西的人,不‘花里胡哨又脆弱’就行了。”
      
      ——若是別人能夠幸福,只是望著也好。
      
      ——望著便好。
      
      ……
      
      鬼兵隊的眾人最近發現,二番隊隊長好像和鶴子走得挺近,時常能在廊檐下發現兩人聊天的身影,愉快的氣氛就算是躲在墻角后也能感覺得到。
      
      他們詭異地發現,那個和冰塊無異、似乎只在乎劍道的二番隊隊長,原來也是有笑容這一正常表情的。雖然微妙到幾乎看不出來,但若是習慣了他沒有波動的面容,就連嘴角最細小的弧度也不亞于融化冬雪的春風。
      
      “快看快看,又笑了!”
      
      低聲的驚呼溢出,眾人紛紛如雨后的春筍般從墻角旁冒出腦袋,伸著脖子往那邊瞧。
      
      “不行了,隊長一笑,我就起雞皮疙瘩。”二番隊的隊員如此說著,搓了搓吊著繃帶的手臂,得到贊同三兩聲,及“你太弱了”的眼神少許。
      
      “他們在說什么聽不清啊,要不再移過去一點?”有人如此建議道,“反正也不會被發現……”
      
      “嗬,是這樣嗎?”
      
      背后突然傳來某個涼颼颼的聲音,眾人一個哆嗦,齊齊回頭,映入眼簾的是高杉似笑非笑的表情,也不知在那里站著看了多久,碧眸微瞇,壓著明顯的不快。
      
      那邊春風拂面,這邊卻是冰凍三尺,感覺都快雪崩了。
      
      在鬼兵隊呆慣了,早已練就出揣摩總督心情的基本生存技能。眾人明智地立刻作鳥獸散,眨眼間就消失了個干干凈凈。
      
      “鶴子,”
      
      正給對方推薦少女漫畫的鶴子一抬頭,就發現高杉正站在不遠處。
      
      “過來。”語氣強硬,不留任何拒絕的余地。
      
      “怎么了?”
      
      她以為是有什么要緊事,趕緊起身。結果高杉只是一言不發掉頭就走,弄得她只好一頭霧水地跟上,直至將身后還坐在臺階上的佐也完全拋下。
      
      一片寂靜中,唯有腳下的砂石落葉輕輕細響。高杉披著隊服外套,暗紋描金的風衣追逐著他的步伐,在空氣中劃過利落的弧度。最近戰事連連,但深可見骨的傷勢他也只是簡單包扎了一下,此時隱隱透出暗紅的血色來。
      
      鶴子迫使自己移開視線。
      
      “你最近倒是挺有閑情,”走在前面的高杉忽的開口道。
      
      注意到他語氣不悅的鶴子認真地反思了一下自己最近的行為。“我在工作上……出了什么問題嗎?”她有些茫然。
      
      腳下微妙地一頓,高杉沒有回頭,繼續向前走去。
      
      他真的有既定的目的地嗎?——不知道為什么,有一瞬間鶴子覺得對方是在漫無目的地瞎走。但很快她便否定了這荒謬的想法。
      
      “馬上就要開戰了,”似是終于想到了什么,高杉停下腳步,微微側身,“你倒是對自己有信心。若是有時間閑聊的話,還不如將精力放到戰事上。”
      
      “死人是無法說話的。”他涼涼道。
      
      鶴子眨眨眼:“……思慮過多只會拖累行動。這不是你說的嗎?”
      
      高杉噎了噎:“……你把腦子都用在記住這種事情上了嗎?”
      
      他回過頭。
      
      稀薄的光影間,周圍景色黯淡,卻唯有對方眼中的顏色鮮明如初,光輝凜冽如刀,絲毫不受環境影響。
      
      仿佛被燙到了一般,鶴子錯開視線。
      
      是啊,都落你這了——這句話,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
      
      “……該領便當的時候就會領便當的,順其自然嘛。既然時候未到,就不要多想,專心沉浸在當下就好。”
      
      鶴子側頭笑了笑。
      
      ——無法在對方身邊停留過久。
      
      頓了頓,她收斂了極短暫的笑意,在原地站定。“如果沒有什么其他事的話,”
      
      ——所謂的偽裝,在對方面前永遠脆弱到不堪一擊。
      
      她平靜道: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
      
      暮色四合,殘陽似血。從山坡的制高點上望下去,經白日戰役洗禮的荒野一覽無余。血跡斑駁的尸體互相枕藉,破損的長刀立于尸堆之上,在長風中嗚嗚地發出鬼哭一般的嘯聲。
      
      “又是輪你值哨嗎?”
      
      鶴子行至銀時身邊。懷中抱著來不及擦去血跡的武丨士刀,銀時懶懶地應了一聲算是作為回復,眼神注視著敵軍的動態,又似落到了更遠的地方。
      
      及膝高的野草颯颯搖曳,被風吹得折了腰。鶴子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同樣在今天戰役中損失慘重的敵軍正忙著搬運傷員,加固防御工事。
      
      “看來今晚是不會有什么行動了。”
      
      “啊,但明晚就不一定了。”銀時打了個哈欠,“你帶飯團了嗎?”
      
      能在戰場上多次活下來的人,除了實力拔群以外,往往運氣也極佳。有時候,看不見摸不著的運氣,反而是生存的關鍵。
      
      至于銀時,這家伙在戰場上野獸般的直覺功不可沒,對于危險近乎天生的敏感不知道多少次拯救了自己甚至周圍的人一命,簡直就是個探測殺氣的雷達。
      
      “諾,”就知道對方會這么說的鶴子掏出飯團,將兩個都遞給銀時。
      
      “……今天這吹的是什么風啊喂,”銀時抬起眼簾,“阿銀我會受寵若驚的喔,會受寵若驚想到別的地方去的喔。”
      
      ——自戰事陷入膠著已有兩個星期。
      
      “反正吃起來也只有血的味道,”鶴子繼續伸著手。
      
      “得了吧,”銀時沉默半晌,漫不經心地移開視線,“說得好像你這家伙會挑剔味道一樣。”
      
      “喔,被你發現了啊。”被識破的鶴子也不惱,她只是笑了笑,將兩個飯團都塞到銀時手中,直起身來,“既然收下了飯團,就請你去跟晉助說說話吧。”
      
      他最近心情不怎么好呢。
      
      “喂,我說,你這是強買強賣吧。”銀時抽了抽嘴角,“那個家伙心情好不好跟我有什么關系。”他無奈地嘆了口氣,望向鶴子的眼神卻微微深邃:
      
      “阿銀我怎么不知道,副官的職責還包括這一項?”
      
      ……懶散的家伙一旦銳利起來,果然很難應付啊。難不成要讓她說出“這是我個人的請求”,這種帶有強烈感情丨色彩的話嗎。
      
      “……就當做是為了鬼兵隊大家的幸福。”鶴子面不改色。
      
      “太沉重了啊口胡!這么沉重的擔子阿銀才不要背啊喂,”銀時吐槽道。“總之,這是你們鬼兵隊自己的事吧?自己的事就自己解決去,老媽也是很辛苦的啊,不要什么事情都想著靠老媽啊蠢貨。”
      
      鶴子原本是想說服對方和高杉和好的,結果卻變成了對方勸著自己去跟高杉多說說話。
      
      這是什么詭異發展。這互相推脫的場面是什么鬼。
      
      “你沒聽說過‘解鈴還須系鈴人’這句話嗎。”鶴子忍住扶額的沖動。這個卷毛就不能有點自覺嗎?
      
      “聽說過啊,”銀時啃了一口飯團,腮幫子像是花粟鼠一樣微微鼓起,聲音也含糊不清起來,“所以加油吧,少女,青春只有一次啊。”
      
      才不想被正值青春期的家伙說啊喂喂喂——本來是想這么反駁的。
      
      “……也罷,”白色的衣衫幾乎完全被染成了血色,在漸起的夜風中拂動,鶴子望著銀時一人獨坐于山坡上,背影染上夕陽最后的余暉,“隨你吧。我就先回去了。放哨時記得不要睡過去了啊。”
      
      她收回視線,將被風吹亂的碎發挽回耳后,轉過身,背對晚霞步步朝營地走去。
      
      “……喂,你的飯團不要了嗎?”
      
      背后驀地傳來銀時有些漫不經心的聲音。
      
      “就當做是你值班辛苦的慰問品好了。”明知對方看不到,她還是揮揮手。
      
      “喂喂喂,當真?”銀時的聲音低了下去,“……到底怎么了?”
      
      夜色如潑墨,沿著天空的四角流淌下來。
      
      “……沒什么,”鶴子仰起頭,笑了笑:“只是太硌人了,咬不動啊。”
      
      ——痛了,就冷靜下來了而已。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1月19日開學
    等你們放假了,我就又回到知識的海洋了_(:з」∠)_
    開學前會有一更嗯



    [鬼滅之刃]未婚夫總是在無能狂怒
    嫖【?】屑老板



    [銀魂]老不死
    新坑已開,腦洞比龍脈大系列,虛/松陽中心



    [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攘夷時期為主的高杉文,又名拯救松陽計劃【不



    [銀魂同人]松陽老師飄啊飄
    我的真愛白月光



    [銀魂]最溫柔的事
    cp桃子的銀時文,炒雞暖心治愈,已完結



    [銀魂]未亡人
    cp桃子的高杉文,已完結,海枯石爛安利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上海快3走势图表 杭州麻将清一色可以胡嘛 dnf炼金现在怎么赚钱吗 360比分网 辽宁快乐12任三预测码 排列3 2018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排列五开奖表 网上挖矿机赚钱 113彩票安卓版 能赚钱到QQ 天天分分彩是什么彩 甘肃快3和值跨度走势图 亿宏国际彩票平台 双色球头投注 30天100元9码滚雪球图 买辆新车跑滴滴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