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作者:初之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酒后容易吐真情

      戰爭時期,難得悠閑的日子總是過得飛快。在濱田城落腳休憩了一陣的攘夷軍,待大部分傷兵恢復元氣之后,便再次拔營重返戰場。
      
      周邊地區多是崎嶇的山路及起伏的丘陵,一時倒未遇上大規模的平原戰。行軍期間雖然遭到了小隊幕府軍的伏擊,但有銀時高杉這鬼見愁的組合在,傷亡人數也被盡可能地控制在了最小的范圍內。
      
      夜幕垂臨,群山靜默。攘夷軍的陣地上篝火燃得正旺,在黑暗的林間劈開一方光明。炊煙裊裊,如灰色的綢帶飄向星辰繁綴的夜空,負傷的士兵們圍坐在一起,談天說地的笑聲混雜著熱騰騰的酒氣迎風送了很遠。
      
      今日將偷襲的幕府軍一窩送回了老家,大家都覺郁氣長舒,心情暢快,士氣更是在辰馬變戲法般地獻出了陳酒佳釀后達到了頂點——論起結交朋友拓展人脈的手腕,他若是自謙第二,軍中還真沒有人敢稱第一。
      
      可惜要被醫療隊列入永久的黑名單就是了。
      
      “啊哈哈,別一聲不吭冷著臉在那喝酒嘛,高杉。”在鬼兵隊眾人敬仰的注視下,半醉的辰馬抱著細頸酒瓶,緊挨領地意識極重的高杉坐了下來,不顧他黑沉的臉色一把攬過他的肩膀,熱情地將他手中的酒盞斟滿,“酒這種東西呢,就是笑著和朋友一起喝的時候最棒了。”
      
      他拍了拍高杉的肩膀,全身散發出能閃瞎旁人的友好氣息,在鶴子眼中恍然成了一只毛茸茸的大金毛。
      
      “……喂,你小子腦袋里進的水快溢出來了,”高杉難掩嫌棄,一肘推遠了笑嘻嘻湊上前來的辰馬,語氣涼涼,“和天下第一的笨蛋對飲,再純美的佳釀也會變成兌水的廉價貨。”
      
      旁邊的銀時也跟著打了個酒嗝,含糊不清地大著舌頭道:“對啊對啊,你這家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高杉君嗎混蛋?我可告訴你喔,高杉君的朋友就跟天上的繁星一樣多呢,蠢貨!”語氣簡直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咦,是這樣嗎?”辰馬驚訝地睜大了蔚藍的眼睛,隨即收斂了嬉笑的神色。“啊哈哈,這可真是不得了呢。我聽說工業發達的星球夜空一片漆黑,想不到長州竟也發展到了這個地步……”他一臉復雜,說不出是同情還是惋惜,“竟然……到了晚上連星星都見不到了嗎。”
      
      他搖搖頭,嘆了口氣,一副煞是憂愁的模樣。
      
      高杉頓時就:“……”
      
      在他拔刀之前,同樣坐在火堆旁的桂趕緊出來打圓場:“夠了,銀時。”
      
      ——嗷,桂先生!!
      
      一邊偷聽一邊心疼自家總督的鬼兵隊頓時感動得痛哭流涕。上百張無形的好人卡在一瞬之間如雪瀑向桂刷刷飛去。
      
      在他們的注視下,桂頓了頓,一臉嚴肅地繼續道:“揭人傷疤是不對的。”
      
      “……”雪片般的好人卡嘩啦一聲,全部跌死在了半路上。
      
      ——桂先生……天然黑什么的,果然狠。
      
      周圍的隊員捂著腦袋哀嚎出聲。
      
      抿下笑意,鶴子晃了晃手中的酒盞,清澈芳香的瓊液沿著杯緣轉了個圈,在臨近滿溢之時又穩穩當當地浮了回來,映著燃燒的篝火,金亮金亮的。
      
      有位資歷較老的隊員看不下去了,果斷端著酒杯站了起來:“我……我去跟總督喝一杯,有人一起來嗎?”
      
      眾人本想熱烈響應,但轉念又坐了下來,鄭重地朝對方點了點頭,肅穆得仿佛在交代生死大事:“加油,一切就交給你了。去吧,堵上鬼兵隊的榮譽,我們相信你。”
      
      那個隊員沉默片刻,往前邁了一步,聲音沙啞:“我去了啊。”
      
      眾人:“嗯嗯嗯,連著我們的份一起加油吧,拜托了。”
      
      “……我真走啦。”對方又磨磨蹭蹭地往前移了移。
      
      “嗯嗯嗯,去吧。”
      
      “……走了喔?!我真的走了喔喔喔?!!”對方回過頭來,一副“快點求我留下來啊啊啊啊你們這些混蛋”的崩潰表情。
      
      眾人微笑著齊齊點頭:“走好。”
      
      “……走好都冒出來了啊口胡!”對方幾乎要炸毛,“算了,不就是和總督說說話嗎。你們這些膽小鬼不去,我一個人上好了。”然后挺起胸膛,大步流星地往前垮了幾步,腳下微頓,又更加大步流星地退了回來。
      
      “那個……鶴子,”對方回過頭,戰場都上過無數回了,卻一副快要哭出來的小媳婦樣,“我緊張。”
      
      鶴子:“……”
      
      糟糕,突然有點想笑。
      
      輕咳一聲,鶴子放下送到唇邊的酒杯,正色道:“想去就快點去,沒什么好怕的。”想了想,她又補充道:“你養過貓嗎?就當做是在逗貓好了。就算對方眼神嫌棄,表情高冷,一副愚蠢的凡人快快退散的樣子,也請不要氣餒,把臉皮厚比城墻的辰馬當成你的榜樣吧。”
      
      鶴子意有所指地轉過頭。喝得醉醺醺的辰馬膽子格外肥,啊哈哈地攬著高杉的脖子跟他吹噓花街的姑娘、土佐的特產、以及自己心愛的船艦,蔚藍的雙眼好似映入了漫天星辰,說話的時候都在發著光。
      
      ——鶴子曾一度覺得辰馬這家伙堪比無縫插入廣告。不管是他人的過去也好還是交際圈也好,總是能一臉坦然自若地踏足進來,偏偏還沒有一絲違和,好像大家都是暌違已久的老友。
      
      她忍不住微微笑了起來:“有些時候,比起神態語言,實際的行動反倒更能映照出對方真實的內心所想。”
      
      被辰馬呼出的酒氣噴了一臉,高杉臉色相當不善,卻沒有甩開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任他左搖右晃地哼起土佐的小曲來。桂在一旁為辰馬打著節拍,酒量不怎么樣的銀時已喝得半醉,抱著酒瓶像是貓一樣蜷在地上,亂七八糟的卷發也變得軟趴趴起來。
      
      ——就連師出同門的銀高桂三人緊密到幾乎無隙的圈子,也能流水般自然地融入進來。從各種方面而言,坂本辰馬都是個令人不敢小覷的家伙。
      
      若說辰馬是軍內最善結交朋友的家伙,那高杉……大概就是倒數之王了。
      
      “……就算對方神色不耐,若是有繼續聽下去的話,就說明他其實并不反感。嘴里總是說著不留情面的話,實際上卻可能相當護短。看似冷傲不近人情,內心卻說不定意外有著比誰都重感情的細膩一面。”
      
      手中的酒盞被夜風吹皺了水面,盈盈地泛開細碎的漣漪。鶴子收回視線,似是想到了什么,聲音也不覺柔軟下來:“所以不必緊張,將心理包袱統統放下,自然地去跟對方說說話就好了。”
      
      高杉雖然在鬼兵隊內聲望頗高,卻和對他心懷敬畏憧憬的隊員仍持有一定距離。
      
      她可以是“鶴子”,也可以是“軍監”。
      
      但無論如何,高杉都是“總督”。是鬼兵隊的主心骨,他們前進的路標,黑暗中指引的火光,永不會折的刃。
      
      在布滿荊棘的道路上領頭跑在前面的那個身影,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慢步伐和身后之人并肩前行。
      
      這并不能說是錯。倒不如說,這才是合理的架構。
      
      以對方的性格,身側說不定有能知心相交的死黨一二人便足以。
      
      但她卻很麻煩地出于私心,希望對方的身邊能夠熱鬧一點。
      
      所謂同伴,不就是并肩同行之人嗎。
      
      若是一個人走在前面,也未免太過寂寞。
      
      也許是過去經歷遺留下來的毛病,她總是難以信賴所謂永恒不變的事物。僅在少數的人或事上投入過深,是非常危險的行徑。
      
      “……鶴子?”
      
      身邊的聲音忽然將自己勾回了現實,鶴子愣了愣,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一直在望著篝火發呆。
      
      “咳,你剛才說什么?”
      
      她有些茫然地抬起頭來,那個隊員于是又滿懷期待地重復了一遍:“那么,鶴子不如跟著我一起過去如何?去總督那邊。”他往不遠處高杉四人所在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鶴子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眨了眨眼睛,
      
      ……去晉助那邊啊。
      
      她緩慢地點頭。
      
      坐到晉助身邊喝喝酒,聊聊天,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理想啊……根據她看過的漫畫套路,說不定還能發展到牽手呢。
      
      當然……沒問題個鬼。
      
      鶴子抿了一口酒,神色自若地抬起頭來:“你等一下,等我喝完這杯酒就走。突然有點緊張。”
      
      “……之前是誰告訴我不要緊張的啊啊啊啊啊!!”
      
      *
      
      ——雖說不至于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但鶴子認為自己的心理素質還算得上是過硬。
      
      可說好的一杯酒結果變成了兩杯,然后又從兩杯變成了三杯,接著又是第四杯、第五杯……到了最后她都記不清楚自己究竟喝了多少,也記不得自己喝酒的初衷了。
      
      腦袋變得暈乎乎的,夜空下的色彩溶成了一片。跳動的火光時而清晰時而模糊,在夜風中搖曳不定。耳朵像是塞住了棉花,周圍人聊天談笑時嘈雜的嗡嗡聲像是隔著水面傳來,聽起來隱隱有些失真。
      
      酒宴行近末尾,篝火熊熊燃燒,火舌倒卷噴吐不息,滾滾熱浪攜著亮如熒雪的火星子迎面撲來,幾乎要將人腹中的酒氣也一同蒸騰化開。到處都是倒空的酒瓶和歪七八扭醉倒在地的攘夷志士,仍留有幾分力氣的人則扎著頭巾跟著鼓點胡亂跳舞,旁邊還有一堆人跟著起哄瞎嚷嚷,氣氛熱鬧非常。
      
      背景里鼓點隆隆,到處又都是雜亂的人聲,湊近了才隱隱飄來三味線清越的琴聲。
      
      當照料完第一批醉倒傷兵的真里和赤槿趕到現場時,鶴子正安靜地站在喧鬧的人群中,面頰被酒氣熏得微微緋紅,眼神卻發亮。
      
      順著她的視線望去,二人毫不意外地在火堆旁發現了高杉彈奏三味線的身影。
      
      琴弦錚錚,明亮的音色與空氣顫鳴,像是簌簌急雨又像是嘈嘈落玉,起伏錯落間泛開圈圈漣漪。
      
      皮鼓低沉有力,三味線輕快悠揚,節奏錯落卻又奇妙地融合在了一起,驀然踩著鼓點一起落下時,聽者都不覺心頭一震,像是驟然踩空一般酥酥麻麻地泛起癢來。
      
      “……噓,別說話。”
      
      似是察覺到了真里赤槿二人的靠近,鶴子站在原地沒有回頭,望著前方的眼神專注得好似再也看不見其他。
      
      大概是喝高了,圍著火堆跳舞的家伙一個腳下不穩,在大家的注視下摔了個四仰八叉,頓時哄笑四起。那個摔倒的家伙也不惱,干坐在地上就跟著笑了起來。辰馬早就醉得不省人事,正平攤在一旁呼呼大睡,桂一臉無奈,卻又縱容著眾人胡鬧。
      
      “……在笑呢。”鶴子忽然道,眼底好似映入了夜空底下搖曳的火光,琉璃般的色彩一點一點地融化開來。
      
      周圍都是醉得一塌糊涂的蠢貨,高杉一手扶琴桿,一手執琴撥,臉色微紅,似是也喝了不少。微垂眼簾,他輕勾唇角,隱約銜笑。不同于往常的涼薄,也不帶絲毫譏諷,褪去一切修飾,只是單純地在笑。
      
      將過去未來通通踩于腳下,意氣風發間就好似已將世間萬物收攏于掌心——那只是神采恣意到有些孩子氣的笑容而已。
      
      好似只要有身側之人相伴,世上便再無險阻。
      
      耀眼得令人移不開目光,也舍不得移開視線。
      
      “……你看,”鶴子小心地放輕了聲音,眼中盈滿幾乎要滿溢出來的光輝,不動聲色地層層柔軟下來,“他在笑。”
      
      三味線流水般清越的琴音既像是在聆聽,又像是在回應。
      
      彈奏的既不是風雅的樂章,也不是復雜高深的曲目,只是周圍的蠢貨都相應得特別熱烈的,特別適合在酒后彈一首助興的無名小曲而已。
      
      鶴子卻很喜歡——比以前聽高杉彈奏過的任何一首曲子都喜歡。
      
      真里在一旁沉默半晌,終于忍不住嫌棄地開口:“把你臉上的傻笑抹一抹,都快化掉了。”
      
      鶴子小小地愣了一下,下意識地摸向自己的臉。
      
      她剛要開口,三味線的琴聲卻忽然被粗魯打斷。滿面通紅的銀時抱著不知道哪里弄來的破碗,一邊跟著高杉的琴聲瞎敲一邊扯著嗓子亂嚎起來——哦不,是唱歌,可惜調子走得歪七八扭,聽起來簡直如同鬼哭。
      
      前一刻還和諧的氣氛立刻就被毀了個七七八八,高杉和銀時默契地提著對方的衣領站了起來,擺出一副要斗雞的架勢。
      
      “到目前為止,晉助是兩百一十二勝,兩百一十三輸。正好可以趁此扳回一局呢。”鶴子立刻一臉嚴肅地進入了狀態。
      
      “不,身為軍監的你應該去勸架才對。”真里冷酷地吐槽。赤槿則立刻轉身往醫療隊的方向回走:“我去多熬點傷藥。”
      
      唯恐天下不亂的醉鬼們起哄得更起勁了。銀時和高杉幾乎是下意識地伸手拔刀,然后同時摸了個空。
      
      “……假發!!”兩個人齊齊回頭。
      
      “不是假發是桂!”不知什么時候將兩人的佩刀都收走了的桂微微擰眉,一臉嚴肅,“醉得站都站不穩了,你們兩個還給我適可而止一點。”
      
      總是負責收拾兩人的爛攤子的桂,這次也依舊是三人中保持清醒的那一個。
      
      “呵,聽到沒有銀時,既然站都站不穩了,這次就干脆繳械投降如何。反正下場注定都是輸,說不定還能拯救一下你那所剩無幾的顏面。”高杉涼涼一笑,對面前的黑影如是說道。
      
      鶴子:“……不,晉助,那是一棵樹。”
      
      “怕輸的人是你吧?站起來和別人坐下來沒有區別的高杉君,現在磕頭求饒阿銀說不定還能放你一碼喔。”銀時蹲下身,對著面前的矮灌叢這么說道。
      
      八之助終于忍不住了:“你們兩個都半斤八兩啦喂喂喂喂——!!都已經醉到看不清對方的臉了,就不能老實消停一會兒嗎?!?!”
      
      ……
      
      亂七八糟的酒宴,到最后果不其然也是亂七八糟地結束。
      
      醉得走路幾乎都在飄的銀時被桂認領帶了回去,更麻煩一些的高杉則交給了自告奮勇的鶴子。
      
      根據她的原話,“一米七的重量我還是承擔得起的。”
      
      ——你的重量單位用的好像不太對。赤槿本想如此提醒,結果卻被面帶詭異微笑的真里一把捂住了嘴直接拖走。
      
      熱鬧過后的營地終于安靜下來。鶴子扶著明明已經不勝酒力卻依舊死撐的高杉回到營帳,才剛到帳口,高杉就沙啞著嗓子開口:“放開,我自己能走。”說著,就要掙開她的手。
      
      鶴子不確定地看了他一眼,又側頭看了他一眼,語氣遲疑:“……晉助……你確定?”
      
      高杉哼了一聲作為回應,本想顯得更有底氣些,聲音卻有些弱,估計這次是真的醉得有些狠了。
      
      同樣喝了酒的鶴子也是懵的。她傻愣半晌,忽的松開手:“……好吧。”
      
      于是還未做好心理準備——也沒料到她真的會如此果斷放手——的鬼兵隊總督,也來不及悶哼一聲,就直接這么摔了下去。
      
      鶴子頓時就驚呆了。她傻愣片刻,這才遲鈍地回過神來,手忙腳亂地去搶救高杉。
      
      “我……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如果被對方誤會了就糟糕大發了,好感都來不及培養,就直接要被刷到負了,這可怎么得了。不行,她一定得補救!
      
      鶴子小心翼翼地將高杉扶進帳篷,小心翼翼地替他鋪好床。高杉似是極倦,背對著她翻了個身就不動了,外套不脫,護額也沒有摘,全然忘記了帳內還有另一個人存在。
      
      鶴子在一邊靜待半晌,這才輕聲開口:
      
      “晉助……你生氣了?”
      
      黑暗中一時沒有傳來回應。
      
      酒氣一股腦地全涌了上來,鶴子突然就有些慌了:“你別……別生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也沒有討厭你。倒……倒不如說……”
      
      大腦一片空白,她根本來不及選辭措句,最真實的想法就已化為言語脫口而出:
      
      “我看到你的臉就想笑!”
      
      ……看到你的臉就想笑。
      
      你的臉就想笑。
      
      就想笑。
      
      想笑。
      
      笑。
      
      “……”
      
      未察覺自己剛才說的話有哪里不對,鶴子笨拙地重復:
      
      “真的,我看到你就忍不住想笑。”
      
      哪怕什么都不做,哪怕只是站在那里。
      
      ——只是存在就好。
      
      “雖然你性格糟糕,理財能力一塌糊涂,自我中心得無可救藥,固執起來天照大御神派三百個八咫鳥都拉不回,簡直是地獄無門你偏闖還理直氣壯走到底的類型,只是想一想都覺得麻煩得不可思議……”
      
      鶴子越說越順,簡直有點停不下來。她頓了頓,忽的肅了語氣,一本正經道:
      
      “但我不會嫌棄你的身高的,真的。”
      
      “……”
      
      “所……所以啊,晉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鶴子努力忽視臉上都快冒出煙來的溫度,只覺得自己這輩子都沒有這么緊張過,心臟幾乎都要停跳。
      
      她視死如歸地轉過頭:“我可以一直……”陪伴在你身邊嗎。
      
      剩下的話語卻在聽到身邊傳來的平穩呼吸時盡數消失在了嘴邊。
      
      啊……睡著了呢。
      
      鶴子怔住。
      
      ……原來是睡著了啊。
      
      她不知自己是失落還是慶幸,好半晌,才輕笑一聲。
      
      算了算了,今天就先到這里吧。
      
      解開對方白色的護額,摘下疊好放到一邊。柔軟的發絲垂落下來,似是護額系久了的關系,微微有些凌亂。她下意識地伸出手,猶豫半晌,卻終究還是坐了回去。
      
      夜色愈發深沉,昏沉的酒意漸漸冷卻。營帳內一片漆黑,稀薄的月光勾勒出外面婆娑的樹影,安靜得一時只能聽見空氣中塵埃飛舞的聲音和淺淺的呼吸聲。
      
      ……晚安,晉助。
      
      她輕聲道。
      
      “……”
      
      然后在連黑暗都柔軟的寂靜中,耐心地等了一會兒。
      
      ——嗯,晚安。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被大家的留言暖到了什么的我是不會承認的_(:з」∠)_
    寒冷的季節還請大家務必保重身體,身體健康真的比什么都重要!QAQ
    不知道為什么,總會被銀時對高杉的吐槽戳中無可救藥的笑點_(:з」∠)_

    笑什么笑,高杉君的朋友可是比三毛先生多出三倍的啊混蛋



    [鬼滅之刃]未婚夫總是在無能狂怒
    嫖【?】屑老板



    [銀魂]老不死
    新坑已開,腦洞比龍脈大系列,虛/松陽中心



    [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攘夷時期為主的高杉文,又名拯救松陽計劃【不



    [銀魂同人]松陽老師飄啊飄
    我的真愛白月光



    [銀魂]最溫柔的事
    cp桃子的銀時文,炒雞暖心治愈,已完結



    [銀魂]未亡人
    cp桃子的高杉文,已完結,海枯石爛安利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上海快3走势图表 河北大唐麻将1元微信群 欢乐麻将欢乐豆收购 球探网足球即时 体彩排三走势图带连线 pk10计划下载 1737李逵劈鱼攻略 河南十一选五 01彩票app手机版下载 江西快三走势图表 日本萧条期间最景气赚钱的行业 江苏今天老快3走势图 河南麻将玩法规则最后 吉林快三 北京pk10全天一期计划 飞艇专业计划网页版 团队赚钱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