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作者:初之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約會計劃總是難以如期進行

      朦朧的晨曦自世界的邊緣浮現而出,黑夜節節敗退。戰事大捷的喜訊隨著逐漸明析的晨光終于落到一宿未眠的城下町中,將籠罩多日的陰翳一掃而空。
      
      淪為主戰場的西北港口和城池幾乎只剩下一片焦土,硝煙盤旋余燼燜燃,但平民集中的城下町卻在攘夷軍和濱田藩的刻意保護下逃過一劫,并未受到太大波及。
      
      剩余的天人軍被盡數驅逐出境,被強制打斷的日常在幾日后又得以重新運轉起來。天人掌權時冷清寂寥的街市恢復了往常熱絡的生機,大大小小的商鋪為了彌補之前的生意慘淡甚至比往常還要賣力幾分,促銷打折活動接連不斷。
      
      傷勢養得差不多的隊員——不,就算是仍未養好傷的隊員一樣——最近都養成了往商業街竄的習慣。四處瞧一瞧熱鬧,享受一下漫步街頭的清閑,或是在茶屋里坐一下午欣賞老板娘柔婉曼妙的身姿——鶴子覺得后者才是重點——哪怕冒著被醫療隊的真里抓回去物理閹割的危險,也仍舊甘之如飴。
      
      鶴子覺得可以理解。據炊事班那些家伙繪聲繪色的描述,有些人在臭男人扎堆的軍營里待久了,見到魔芋都會蠢蠢欲動。
      
      除此以外,她如此心寬的原因還有更重要、更實際的一點。
      
      ——鬼兵隊最近挺壕。
      
      壕到宴請全軍喝養樂多也綽綽有余的地步。
      
      前期購買大批新式軍火的余款全數繳清、白石家那邊涌入了新的資金不說,鬼兵隊經此戰役在本地一戰成名,心懷感恩的土豪贊助商嘩嘩的一下子就拉了一大把。
      
      望著賬本上新添的眾多數字,和正二一起核對賬目的鶴子當時差點就流下了感動的淚水,在發軍晌時,經高杉默許也大方地給每個隊員多撥了一些。
      
      有錢有閑的鬼兵隊,最近過上了難得的假期。
      
      *
      
      又是一日天晴。
      
      夏風和煦,碧藍的蒼穹中流云繾綣。臨時設為鬼兵隊營地的神社內空氣慵懶,金色的陽光透過綠得發亮的葉片落了一地斑駁。
      
      在高杉的房間外悄無聲息地潛伏了足有兩刻鐘的鶴子,在心中第一百七十一次告訴自己要冷靜。
      
      不……不就是約對方出門嗎?夜襲幕府重臣宅邸約對方去三途川這種高難度的事情都做過了,難不成還會怕區區約會嗎?
      
      鶴子冷靜地站在房門口,冷靜地抬起手——
      
      何況大部分的隊員都去城下町游玩了,就算出了什么事大家也不會知道的……不不不不,怎么說得她跟奇怪的犯罪者一樣。
      
      鎮定點,鶴子。昨晚都排練了那么多遍,你做得到的。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估計是天氣太熱的緣故,明明沒有握刀手心卻不知何時已緊張得微微出汗。
      
      ……話說如果對方在房間里的話……自己應該說什么來著?
      
      散步有益身心發展?多運動有助于長高?老是這么不合群小心注孤生?和果子屋最近推出了新的甜品?百貨店的養樂多打七折促銷?路上說不定會遇到迷路的小貓?
      
      鶴子:“……”
      
      她忽然發現,約會什么的,若結合自己過去的經驗來判斷的話,絕對是暗殺將軍級別的——不,是竊國級別的難度。
      
      在門口干站了小半刻鐘,鶴子垂下手。
      
      ……果然還是明天再來吧。
      
      不自覺地長舒了一口氣,她在心中打定主意正要轉身離開,走廊上卻忽的響起微涼的聲音:
      
      “你站在這里做什么。”
      
      鶴子倏然回頭。
      
      “晉……”
      
      涌到嘴邊的稱呼還未來得及出口,就已在瞥清了眼前的景象時驟然消失。
      
      午后的庭院和風微熏,穿行在光影搖曳的長廊間朝這邊信步走來的,正是高杉熟悉的身影。他似是洗完了澡回來,柔軟的發梢有些凌亂地翹著,尚未干透地貼著肌理分明的脖頸。視線沿著線條緊致的脖頸向下巡游,一時只能想到用漂亮形容的鎖骨在寬松微敞的和服領口間若隱若現。
      
      似是對于她的沉默有所不滿,高杉的喉結動了動,正要開口,卻望著鶴子在下一秒仿佛被燙到了一般,猛地扯開視線。
      
      “……非常感謝!不,我是說打攪了真是萬分抱歉!再見。”
      
      然后轉身“砰”的一聲直接一頭撞上了走廊的木柱。
      
      木屑灰塵簌簌而落,大腦嗡嗡回響,鶴子捂著額頭倒退出幾步,吃痛地微彎了腰。
      
      高杉:“……你到底在做什么。”
      
      深吸了一口氣,鶴子捂著額頭直起身來,泰然自若地胡扯道:“沒什么,只是一不小心在名為中二的人生道路上迷失了方向而已。”
      
      “……迷失的是你這家伙的腦子。”高杉涼涼道,“說實話。”
      
      仍背對著高杉,鶴子以手捂著額頭呆立了一會兒,好半晌,才在高杉說不定不耐煩起來之前嘗試著開口道:
      
      “那個……”
      
      大腦一片空白,事先預想好的說詞到了此刻全部不見蹤影。鶴子梗了好一會兒,才將莫名其妙緊張得一塌糊涂的心跳聲咽回肚里,重新找回自己的聲音:
      
      “城下町的街市最近好像有在舉辦活動,”
      
      她清了清嗓子,短短一句話卻不得不截成兩段,要不然心臟會超荷。
      
      “一……一起去嗎?”
      
      一手捂著額頭,她屏住呼吸,胸腔中的期待滿漲到幾乎要溢出來。
      
      身后一時沒有傳來回應。在心臟墜落下沉之前,在對方開口拒絕她之前,鶴子心一橫轉過了身,打算堂堂正正地面對對方:“要不要一……”
      
      “不是想去城下町嗎?”低沉的聲音微挑,高杉微微側身,回過頭來。陽光正好斜斜地照在他臉上,光影明晰。
      
      “……誒?”鶴子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沐在廊檐陰影中的眼眸倒映出庭院中蔥郁蒼翠的色彩,高杉開口道:
      
      “你還愣在原地做什么?”
      
      夏風忽然迎面拂來,鶴子下意識地睜大雙眼,寧靜的庭院內樹影搖曳,一時間只聽得到樹葉的沙沙輕響。
      
      溫暖又輕盈到不可思議的情緒毫無預兆地在心中綻放開來,反應過來時,她已然笑出了聲。
      
      追上對方的身影,鶴子拍了拍干凈的衣擺,輕咳一聲努力擺出不以為意的樣子,但唇角上揚的弧度壓都壓不住。
      
      “嗯,走吧。”
      
      ……
      
      行走在城下町最為熱鬧的街市,平整的道路兩旁重新開業的商鋪林立,哪怕不大的雜貨鋪也打理得井井有條,漆木貨架上的商品按類理得整整齊齊。就算和繁華的大都市無法相比,這里的商業街也別有一番淳樸的生機,只是行走在街道上很難想象幾周前這里還是天人軍隊的占據地。
      
      鶴子此行的目的一開始就很明確。
      
      ——再過不久就是高杉的生日。從來沒有收過或送過生日禮物的鶴子,由于經驗為零,向周圍的人旁敲側擊地討教了一番,又翻了一遍借來的迷之少女漫后,最后終于制定策略,決定趁此機會好好觀察一下對方的喜好——實在不行的話,還有養樂多這絕不會出錯的保守方案。
      
      但是不夠特別啊。
      
      無論如何都想送出獨一無二的禮物。
      
      雖然默默在心中嫌棄自己的麻煩,但就是無法拋開這莫名其妙的期望。
      
      按照原先的計劃,她應該是在一旁默默觀察高杉逛街時的反應,但回過神來時,自己已經將事先列入候選名單中的所有禮物捧到了對方的面前。
      
      無視禿頭店主的臉色,鶴子興致勃勃地將質地柔軟花紋精致的衣料在高杉面前抖開:“這是大河屋今夏最新推出的卷草紋羽織。”雖然貴得令她膝蓋發軟,但對方若是喜歡的話,拿出她的積蓄買下一件也不是太難的事。
      
      高杉:“……”
      
      好像不行。那就下一家。
      
      “哦哦哦,對了,還有這個畫扇,據說是某某某先生的親筆題字,超有收藏價值。”同樣貴得能抵上她幾個月的生活費。
      
      高杉:“……這是贗品。”
      
      背景里的店家差點掰斷了手中的扇骨。
      
      ……好吧。下一家。
      
      “這把刀怎么樣?由備前的名匠打造、重金難買的孤品,實乃殺人放火居家旅行的必備神器。”她仔細觀察過了,以這把刀的長度,高杉若是佩戴的話不會發生刀鞘拖行在地上的慘劇。
      
      那些大太刀,野太刀的,刀刃那么長有什么用?一點都不體貼。又占面積又不好帶,拔出刀來還得磨蹭個半天。差評。
      
      高杉還未來得及開口,一旁的店主已黑著臉走了過來:“這位客人,佐葉切不是商品。我們不賣。”
      
      “……抱歉。”
      
      接下來還有專門收集罕見舶來品的船屋,賣三味線等各種樂器的老字號商鋪,甚至是在町內評價甚高的理發店等等等等。
      
      從街頭逛到巷尾,到了最后連販賣油炸豆腐的小攤都不放過。
      
      “町西沿河岸數去第三棵柳樹旁的谷內家的狗郎跟我推薦過,這家的油炸豆腐是城里一絕,要嘗一份嗎?”
      
      “那一家雜貨屋這一周全場八折喔。你養樂多的存貨還夠嗎?”
      
      “和菓子屋今天下午會推出新的甜品,要不要去試一試?隊伍若是太長的話,我可以幫你排隊。”
      
      眼見鶴子愈挫愈勇、小宇宙簡直都要熊熊燃燒起來,在一旁的涼亭下吃丸子時望著她前前后后跑了好幾回的正二終于忍無可忍,抓住其他的鬼兵隊隊員瞄見高杉湊上前去的機會直接將她拖到了一旁。
      
      “鶴子,冷靜點,”他抽了抽嘴角,“說好的計劃呢?”說好的做個安靜的圍觀者,默默記下讓對方視線停留最長的東西的計劃呢呢呢?!
      
      再圍觀下去,正二覺得他不止要斯巴達了,簡直要巴扎嘿了好嗎。
      
      自知理虧的鶴子默默地一口咬下還未來得及獻到高杉面前的甜丸子:“……一不小心就忘了。”
      
      一看到好東西,就恨不得全部捧到對方眼前。只要想著對方說不定會喜歡,就會忍不住想笑,根本心癢得無法忍耐。
      
      若是有尾巴的話,說不定都搖起來了。
      
      ……簡直沒出息得連自己都鄙視。
      
      鶴子無語凝噎半晌,決定暫時轉移一下注意力:“正二你為什么在這里?”
      
      之前身為攘夷軍的談判代表,正二在躲避天人視線藏身于某個家老宅邸的期間,據說一不小心就惹上了對方的千金。如此勁爆的八卦消息越過高墻四處亂飄,連她都有所耳聞。
      
      她還以為正二肯定會被注重名譽的武家追殺呢,誰知轉眼就發現這家伙正優哉游哉地坐在涼亭底下品嘗丸子。
      
      略長的烏發松松地以細繩扎著,他還是那副萬年羽織披肩、雙手兜在和服袖子里的模樣,哪怕是閑閑而立的慵懶身姿都偏生讓人移不開視線。正二仰頭望天,幽幽地嘆了口氣:“因為不能浪費我的美貌。”
      
      鶴子無動于衷:“……哦。總之,你若是敢辜負人家的話,我就將這件事傳給你家大哥。”
      
      被戳到死穴的正二僵了僵,旋即投降般的嘆了口氣:“那都是誤會。現在我已經跟對方說清楚了。再說了,我這樣子糟糕的家伙,怎么可能去耽誤對方的前程嘛。正因為已經事情解決了,我才能大搖大擺地在這里閑逛啊。”
      
      本就相信對方的鶴子于是點了點頭,將話題重新撥回自己目前最在意的事情上。
      
      “關于生日禮物,正二你有什么建議嗎?”
      
      “……生日禮物啊,”正二有些出神,也不知道在看著哪里,“說起來的話,總督不抽煙呢。”
      
      聞言,鶴子有些奇怪地抬頭看向他:“不抽煙有什么奇怪的嗎?”
      
      “……沒什么,”聲音微妙地停頓了一下,他聳了聳肩,“你不覺得抽煙會加魅力分嗎?”
      
      “一點都不。”鶴子吐槽道,“那只會增加得肺癌的幾率。”
      
      正二莫名其妙地笑了起來:“好吧,你贏了。”
      
      和菓子屋的方向突然傳來了一陣騷動,隱隱約約還能分辨出自家隊員的聲音。
      
      二人略艱難地擠開人群,映入眼簾的赫然是不應出現在這里的藩主大人和一行隨臣。另一邊則是以高杉為首的鬼兵隊眾員,旁邊還多出了出現在這里一點都不令鶴子驚訝的銀時。
      
      “喂喂喂,你們這些家伙,知道什么叫先來后到嗎?想要插隊還早了一百年呢,乖乖給我排到后面去,要不然讓你們見識一下長期沒有攝取糖分的怪物的可怕啊喂。”仿佛沒有察覺到空氣中劍拔弩張的氣氛,銀時懶懶地挖了挖耳朵。
      
      一身平民裝扮的藩主大人笑了笑:“抱歉,我并無插隊的意……”
      
      但話還未說完,就被高杉身旁的隊員打斷。
      
      以眼神在無形間已和對方身后臉色難看的家臣廝殺數回合的隊員挺起胸膛,一梗脖子,兇神惡煞地道:“看什么看,知道這位大人是誰嗎?不放尊敬點,分分鐘跳起來踢碎你的膝蓋啊信不信?!”
      
      高杉額角的青筋歡快地跳了跳。
      
      不幸在場的八之助忍不住吐槽道:“不不不不,你這根本就是在黑總督吧?根本就是在開黑吧?分分鐘會被踢碎膝蓋的家伙是你才對吧喂?!”
      
      銀時:“……高杉,不把你們隊的笨蛋隊員領回去真的好嗎?”
      
      高杉直接一腳踹了過去,黑著臉道:“你在說誰的隊員是笨蛋。”
      
      “嗷嗷嗷嗷嗷,好痛!”那個卷毛立刻夸張地捂著膝蓋在地上滾成了一團,“竟然還不給別人說嗎?我要告訴假發!高杉君偏心!雙標!”
      
      藩主大人身邊的隨臣好不容易蓄滿怒氣條,還未來得及發出大招就直接被噎得興致全失。
      
      與此同時,鶴子撥開人群,立刻被迎面而來的“軍監大人!!”嚇得差點倒退一步又縮回去。
      
      她有些茫然,但很快明白過來這些家伙是在給自己和高杉找場子——雖然完全沒必要就是了。
      
      這……這是扛上了嗎?之前和濱田藩之間的摩擦傳到這些家伙的耳中到底變成了什么樣啊,真是的。
      
      心下稍定,鶴子轉身朝藩主微微頷首算是打了聲招呼:
      
      “有什么事嗎?”
      
      對方笑了笑,雖然還是那副溫和的樣子,但眼神卻比以前更加從容堅定。“只是想表達一下謝意,順帶和諸位稍微談一談。如此冒昧前來,還請原諒。”
      
      聲音微頓,他繼續道:“辰馬先生,現在可有時間一敘?”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對于漫畫中的這一幕印象超深↓

    矮杉這句“我們鬼兵隊”滿滿的護短氣息簡直_(:з」∠)_
    鬼兵隊其實是護短隊吧,各種意義上的2333333【不
    最近正好打算稍微寫一下辰馬,就趕上了漫畫的更新,好幸福
    ①佐葉切其實=切死作業
    我怨念過深,人類已經阻止不了我了



    [鬼滅之刃]未婚夫總是在無能狂怒
    嫖【?】屑老板



    [銀魂]老不死
    新坑已開,腦洞比龍脈大系列,虛/松陽中心



    [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攘夷時期為主的高杉文,又名拯救松陽計劃【不



    [銀魂同人]松陽老師飄啊飄
    我的真愛白月光



    [銀魂]最溫柔的事
    cp桃子的銀時文,炒雞暖心治愈,已完結



    [銀魂]未亡人
    cp桃子的高杉文,已完結,海枯石爛安利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上海快3走势图表 极速快乐十分投注 麻将风云老虎机怎么玩 北京pk10如何杀一码 最新的网络捕鱼游戏 新疆十一选五 内蒙古11选5 计划 微信 体彩排列五模拟摇奖器 模拟人生赚钱方式 六肖中特一百赔多少 微信群打麻将什么软件 188竞彩足球比分首页 赚钱的棋牌游戏电脑 微乐吉林棋牌 极速快乐十分 湖北快三今天必出号码 河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