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作者:初之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自己的戰役要自己去打

      是夜。
      
      展開的地圖如雪平鋪于長桌之上,反復對折使用過多次的紙張沾染油脂,在燭光的映照之下近乎透明。縱橫的山川向四角伸展,各處天險要害皆以朱砂墨細心圈出一一標記,使得原本復雜難懂的地形一下子脈絡分明起來。
      
      ——不愧是桂子。
      
      在鶴子的注視下,桂將標記敵軍的木牌“啪”的一聲置于地圖之上,聲音清朗:
      
      “幕府的主力軍這次布陣于石見山南一里處,陣型在前沿河岸展開,與后側兩路佐幕聯軍呈三角之勢。”
      
      黑發皆以白緞一絲不茍地束在肩側,他將己軍的位置按照相應陣型標于圖紙上,抬手間便已布好暗藏殺機的戰局。
      
      “若是采取強攻,本就在人數上處于劣勢的攘夷軍必定會從兩翼遭到后方敵人的夾擊,”桂瞥向在幕府軍后方待機的兩組隊伍。頓了頓,他抬起眼簾,巡視圍坐于會議桌旁的軍中各隊將領——熟練地忽略了懷中抱刀卷毛微點的銀時——確認無人面露茫然遲凝之色,這才繼續說了下去。
      
      “因此這次的戰略重點在于將敵軍逐個擊破,切斷各路軍隊之間的聯系,再重點殲滅。”
      
      ——對于大部分出自周邊或長州的志士,桂的戰略解說未免過于詳細,甚至包括了許多不必明說的常識。但在座的人中還有一小部分是追隨辰馬從土佐藩前來的友軍,若是不將兩方在各方面知識上的差異納入考慮,只從己方角度出發的話也未免太過失禮。
      
      細心龜毛到連擺放廁紙時該朝里還是朝外都有明確規定的桂,自然不可能允許怠慢友軍這種有違武士道的失誤發生。
      
      帳外,一隊巡夜的士兵提燈行過,腰間的佩刀哐啷輕響,整齊的步伐碾過地面的碎石發出咔擦的脆響,漸行漸遠,直至被動靜驚擾如漣漪波動的夜色又重新合攏無隙。
      
      空氣靜穩的營帳內,燭火嗶剝輕響。光影搖曳間,唯有桂溫潤低沉的聲音在軍隊割據的地形圖上起伏流淌,撥開局面上的重重迷霧,篩去擾亂思考的雜亂因素,引導著眾人的思路如河水匯聚,化為勢不可擋的洪流,一舉擊潰敵人的陣型,切斷所有生路。
      
      “據探子回報,這次佐幕的兩路聯軍由熟悉周邊環境的濱田藩和松江藩出兵組成,領軍人物分別是各藩的家老,總戰力共有千人左右。”
      
      撇去旁若無人地與周公約會的銀時不談,這次的作戰會議進行得簡直順利過了頭,正經得鶴子都幾乎要認不出那些坐在桌旁認真聽桂剖析戰局的家伙了。
      
      哦,她好欣慰。
      
      哪怕這只是為了在不明真相的友軍面前裝一裝樣子,擺一擺譜,她也好欣慰。
      
      近乎幼稚的要面子和驕傲,看來有時候還是可取的。
      
      有校長聽課的課堂紀律就是不一樣。
      
      幾乎所有人都老實地待在自己該在的位置上,前所未有的聚精會神。
      
      當然,這么說的時候她并未將一旁的高杉包括在內。
      
      保持著坐姿不變,鶴子微微側眸——不管是站著的時候也好,還是坐著的時候也好,高杉似乎總是喜歡找東西靠著。背脊放松,雙手環胸,眼目微斂,姿態閑散中帶著點傲慢,如慵懶優雅的黑豹,就連看似毫無防備的時候都未卸去融于骨血中的攻擊性。
      
      有些人就是這么奇怪,哪怕緘默不語時,都永遠占據著主導的一方,籠罩其身的靜默不會和猶疑不安畫上等號,反倒能為其所用成為威壓另一方的手段。
      
      哪怕是發呆時候的樣子,看起來都深不可測,仿佛在垂眸沉思。
      
      ——哦哦哦哦哦哦,不愧是總督大人!!一定是又想到了什么絕妙的策略吧?!
      
      如果鬼兵隊那群蠢貨在的話,一定會搖著尾巴如此期待。但早已看穿一切的鶴子知道,此時看起來一臉深沉地在思考戰局的鬼兵隊總督,正在一臉深沉地開小差。
      
      而且還神游了不止一小會兒,估計從桂開始講解敵人陣型時就沒在聽了。
      
      指尖有一下沒一下地輕點臂側,高杉微垂眼簾,手指無意識地在深深淺淺的衣褶上敲著固定的節拍,仿佛在調試她看不見的琴弦,撥弄著她聽不見的曲調。
      
      ——太拖沓了。
      
      桂考慮到他人特意放緩步伐的解說,對于高杉來說實在是太過遲緩無趣。
      
      思維早就先行一步不知道跨到哪里去了的高杉,并沒有等人的愛好或耐心。
      
      一旦失去興趣就立刻抽身——如果脫不了身的話,抽離思緒也行。
      
      清晰無礙地捕捉到了高杉的小動作,鶴子抿了抿唇,斂去莫名其妙的好笑之意,輕咳一聲重新坐好。
      
      應該夸獎他至少沒有直接起身走人嗎?真是有進步有進步。平常總是對桂一副嫌棄的樣子,需要的時候看來還是會給幾分薄面的。
      
      桂似乎對高杉的走神毫無所覺,完全沉浸到了戰場的布局中去:“一番隊、二番隊、和三番隊隨我正面誘敵,四至八番隊則負責全力殲滅敵軍的左后翼……”
      
      眼見作戰會議就要這么風平浪靜地行至末尾了,一個陌生的聲音突然自營帳的一角傳來,毫不猶豫地打斷了桂未來得及說完的話。
      
      “恕我直言,”不容錯辨的土佐口音鏗鏘有力,斬釘截鐵,“我認為此策有所不妥。”
      
      悉悉索索的動靜如漣漪一般在營帳內擴散開來,連土佐的眾人都似是沒有反應過來,紛紛難掩驚詫地扭身朝聲音的來源望去。
      
      印有家徽的陣笠、花繡精致繁復的陣羽織、精心保養的護手臂甲、以及在燭光下擦得發亮的護胸胴丸——若是換上頂鹿角頭盔這家伙就可以直接穿越回戰國時代了。
      
      雖然面目年輕,但姿態卻端正肅板得猶如被規矩條框束縛了一輩子的老者,連自我介紹時的禮儀及措辭都正經得像是雕刻出來的模板。
      
      “在下是……丸……土佐……”
      
      那家伙啰啰嗦嗦地報出了一長串標明身份地位的定語——鶴子懶得記——又肅著面容重復了一次:
      
      “恕我直言,在下認為桂先生的安排有些不妥。”
      
      這么說的時候,那家伙的目光卻直直地刺向她的所在,好像她是本不該存在的事物一般,讓人想要忽略都難。
      
      他語氣中意有所指的“不妥”究竟是什么,也再明顯不過。
      
      ——戰場是武士的世界。
      
      一直置身事外的高杉抬起眼簾。
      
      桂輕咳一聲,剛要開口,卻晚了鶴子一步。
      
      “有哪里不妥嗎,丸子閣下?”她一臉真誠。
      
      ……丸子閣下這個稱呼就很不妥啊啊啊啊啊!!她好像從周圍的眾人臉上讀出了如此吐槽。
      
      丸子閣下則因她越過身為上級的桂不說,不等人示意便擅自開口而震驚得一時失語。
      
      “……攘夷軍目前的兵力和幕府軍差距太過懸殊,斷做不到兵分幾路逐個擊破敵軍。”對方的聲音有一瞬間的不穩,但很快便冷靜下來,“若是這么做的話,反倒容易削弱己身被敵人反撲。”
      
      ——表面上一副商討戰策的正經模樣,暗中卻話語帶刺。
      
      丸子閣下抬起眼簾,一眨不眨地盯著鶴子,似是已預料到了她在鐵板釘釘的事實面前被逼至啞口無言的窘狀,嘴角不由得浮現出一絲勝利的笑容。
      
      在他的注視下,鶴子點了點頭,深以為然:“你說得很對。”
      
      “……”丸子閣下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但是誰說我們要跟幕府全軍硬抗了?柿子要挑軟的捏嘛。”鶴子的視線落在長桌的地圖上,語氣輕松得恍若在談論味增湯的做法,“幕府的主力軍大多都由直屬幕府的武士藩兵組成,人不生地不熟的,沒有濱田藩和松江藩的帶領,根本就是兩眼一抹黑。”
      
      她漫不經心地將發絲攏到耳后:“負責鎮守幕府主力軍右后翼的濱田藩,說起來的話和長州藩也算老鄰居。據說天人駐軍最近占領了距離濱田城不到幾里的港口,一眼望去海面上漂著的都是天人的軍艦,城主大人因此茶不思飯不想的,日子相當難熬,這次出兵完全是迫于幕府方面的施壓,軍隊一走,更是人心惶惶。”
      
      丸子閣下并不蠢,當即就反應了過來。
      
      “幫助老鄰居排憂解難也是應該的嘛。如果沒有什么差錯的話,濱田藩撤軍的消息明天早上就會傳來了。”
      
      ——直接翹去敵軍后翼的一角。
      
      頓了頓,鶴子抬起眼簾,聲音依然帶笑,眼神卻微涼,“不管是怎樣的猛禽,若是折了雙翼,便也只能任人宰割。”
      
      帳內的燭芯“啪”的一聲爆出細碎火花。
      
      丸子閣下沉默了一瞬,不自覺地收斂氣焰:“前去談判之人是……”
      
      “鬼兵隊的白石正二。”
      
      “……只遣一人?”
      
      “如你所說,攘夷軍在人數上一直處于劣勢。”鶴子一臉嚴肅,“再者,正二那家伙比誰都不要臉,所以沒問題的。”
      
      為了強調沒問題這點,她還特意有力地點了點頭。
      
      “……”丸子閣下的臉上一瞬間出現了可謂挫敗的神情,連聲音也不自覺地疲憊下來,“那么幕府軍左后翼的松江藩呢?”
      
      “松江藩藩主性格懦弱多疑,墻角不太好挖。”鶴子將目光轉向桂的所在,“所以按照桂子的計劃……”
      
      “不是桂子,是桂!”
      
      直接無視了插丨進來的聲音,鶴子繼續說了下去:“先集中兵力對付松江藩,同時以少數兵力引誘幕府的主力軍深入戰場,拉開距離。松江藩對幕府不抱多大忠心、出兵多是為了自保。在聽聞濱田藩撤軍的消息后本就軍心不穩,被主力軍拋棄又遭受圍攻,雙重打擊之下,他們多半會直接撤軍。”
      
      “在這之后,將孤立無援的幕府主力軍前后合圍,封死退路一舉殲滅即可。”她笑了起來,以指關節輕叩地圖,“俗稱,包餃子。”
      
      丸子閣下張了張口,又閉上。
      
      一室寂靜。
      
      半晌,在仍垂死掙扎的自尊心的驅動下,他慢慢開口:“那所謂誘敵……”
      
      鶴子眨眨眼:“白色在戰場上老容易拉仇恨了。特別是當穿得一身白的家伙有著一頭再醒目不過的卷發的時候,真是欠揍到讓人足以失去理智的程度呢。”
      
      躺槍的銀時:“……”
      
      他垂著死魚眼,但卻并未出聲抗議。
      
      不要說是抗議了,這家伙大概一開始就是這么打算的。
      
      “就……就算是白夜叉大人,要面對在數量上占如此壓倒性優勢的幕府軍,恕我直言……”丸子閣下結巴起來。
      
      啊,一說到銀時就立刻用上了敬稱呢。
      
      似是有些乏了,鶴子伸手揉了揉眼角:“不用擔心,攘夷軍最近新購了一批軍火,其中就包括了新研發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式阿姆斯特朗炮。”說到這里,她不覺看了高杉一眼。
      
      “雖然價格昂貴到人神共憤,但炮程據說相當出色,出色到身為本隊機械師的平賀三郎都忍不住搬了一門專門回去研究。”
      
      “總之,只要敵人進入射程,一律大炮轟之。”
      
      倒映的燭光于眼底搖曳生輝,鶴子抬起眼簾,毫不退縮地和對方直直對視,語氣平靜:“你還有什么問題嗎,丸子閣下?”
      
      “……”
      
      *
      
      會議結束時,夜已深。鶴子和高杉出了營帳,往鬼兵隊扎營的方向走去。
      
      所有的聲音都逐漸遠去,唯有夜色如水,皎皎白月凝了一地銀霜。兩人的腳步聲沙沙地在靜默無聲的空氣中回蕩,碎石沙礫咔擦咔擦地發出輕微的脆響。
      
      ——無關緊要的小插曲過后,便再無有人或明或暗地對她的存在提出質疑。
      
      她踢了踢腳前的小石子。
      
      ——雖然很想說這全是自己霸氣側漏的功勞。
      
      咕嚕嚕的滾動聲在鋪滿月光的道路上空曠回響。
      
      ——但身邊高杉的低氣壓讓人想要忽略都難。
      
      ——不要說是跟她叫板了,土佐的那些家伙后來都不敢往她這邊看。全程乖乖地垂首盯著長桌上的地圖,似乎恨不得將珠子都黏在上面。
      
      鶴子踢著滾回腳邊的小石子,如此往復了七次之后,在心中默數三秒,然后轉頭:
      
      “晉……”
      
      “下次若是遇到同樣的事,不必有所顧慮。”
      
      高杉微涼的聲音與夜風一同拂過耳畔。
      
      鶴子怔了一下,差點停下腳步。
      
      ……結果還是被小瞧了啊。竟然嫌她的做法太委曲求全了嗎?
      
      自己之前先對方一步上陣對壘真是太明智了。大戰在即,傷了兩軍之間的和氣可得不償失。
      
      她回過神來,無奈地嘆息出聲:
      
      “是是是,我知道了。”
      
      唇角卻忍不住彎了彎。
      
      ——哪怕不需要別人為自己遮風擋雨,有人撐腰的感覺總是不賴。
      
    插入書簽 



    [鬼滅之刃]未婚夫總是在無能狂怒
    嫖【?】屑老板



    [銀魂]老不死
    新坑已開,腦洞比龍脈大系列,虛/松陽中心



    [銀魂]回首不見身高差
    攘夷時期為主的高杉文,又名拯救松陽計劃【不



    [銀魂同人]松陽老師飄啊飄
    我的真愛白月光



    [銀魂]最溫柔的事
    cp桃子的銀時文,炒雞暖心治愈,已完結



    [銀魂]未亡人
    cp桃子的高杉文,已完結,海枯石爛安利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上海快3走势图表 ag杀猪原理 分享时时彩杀号经验 琼崖海南麻雀下载 极速 新疆35选7怎么玩 安徽麻将作弊器有用吗 生肖时时彩 广州福利彩票投注站 浙江快乐12走势图表 少年培训班赚钱不 广西快三 福彩快三规律破解 内蒙古快3最长遗漏 七乐彩走势 手机听音乐赚钱的应用 手机捕鱼怎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