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綜]我來也》

作者:

《聊齋志異·魯公女》
《魯公女》是清代小說家蒲松齡創作的文言短篇小說。講述了書生張于旦與魯公之女的鬼魂的愛情故事。《魯公女》通過鬼魂和人的戀愛,表現了作者理想的愛情。
原文
招遠張于旦[1],性狂不羈[2]。讀書蕭寺[3]。時邑令魯公,三韓人[4]。 有女好獵。生適遇諸野,見其風姿娟秀,著錦貂裘,跨小驪駒,翩然若畫。 歸憶容華,極意欽想。后聞女暴卒,悼嘆欲絕。魯以家遠,寄靈寺中[5],即 生讀所。生敬禮如神明,朝必香,食必祭。每酹而祝曰[6]:“睹卿半面,長 系夢魂;不圖玉人[7],奄然物化[8]。今近在咫尺,而邈若河山,恨如問也! 然生有拘束,死無禁忌,九泉有靈,當珊珊而來[9],慰我傾慕。”日夜祝 之,幾半月。
一夕,挑燈夜讀,忽舉首,則女子含笑立燈下。生驚起致問。女曰:“感 君之情,不能自已,遂不避私奔之嫌。”生大喜,遂共歡好。自此無虛夜。 謂生曰:“妾生好弓馬,以射獐殺鹿為快,罪孽深重,死無歸所。如誠心愛 妾,煩代誦《金剛經》一藏數[10],生生世世不忘也。”生敬受教,每夜起, 即柩前捻珠諷誦[11]。偶值節序,欲與偕歸。女憂足弱,不能跋履[12]。生 請抱負以行,女笑從之。如抱嬰兒,殊不重累。遂以為常。考試亦載與俱。 然行必以夜。生將赴秋闈[13],女曰:“君福薄,徒勞馳驅。”遂聽其言而 止。積四五年,魯罷官,貧不能輿其櫬[14],將就窆之[15],苦無葬地。生 乃自陳:“某有薄壤近寺,愿葬女公子。”魯公喜。生又力為營葬。魯德之, 而莫解其故。魯去,二人綢繆如平日。
一夜,側倚生懷,淚落如豆,曰:“五年之好,于今別矣!受君恩義, 數世不足以酬!”生驚問之。曰:“蒙惠及泉下人,經咒藏滿,今得生河北盧戶部家。如不忘今日,過此十五年,八月十六日,煩 一往會。”生泣下曰:“生三十余年矣;又十五年,將就木焉[16],會將何 為?”女亦泣曰:“愿為奴婢以報[17]。”少間曰:“君送妾六七里。此去 多荊棘,妾衣長難度。”乃抱生項。生送至通衢,見路傍車馬一簇,馬上或 一人,或二人;車上或三人、四人、十數人不等;獨一鈿車[18],繡纓朱?(“?”為左“巾”右“憲”)[19], 僅一老媼在焉。見女至,呼曰:“來乎?”女應曰:“來矣。”乃回顧生云:“盡此,且去;勿忘所言。”生諾。女行近車,媼引手上之,展?(“?”為左“車”右“令”)即發[20], 車馬闐咽而去[21]。生悵悵而歸,志時日于壁。因思經咒之效[22],持誦益虔。夢神人告曰:“汝志良嘉。但須要到南海去[23]。”問:“南海多遠?”曰:“近在方寸 地[24]。”醒而會其旨,念切菩提[25],修行倍潔。三年后,次子明、長子 政,相繼擢高科[26]。生雖暴貴,而善行不替[27]。夜夢青衣人邀去,見宮 殿中坐一人,如菩薩狀,逆之曰:“子為善可喜。惜無修齡[28],幸得請于 上帝矣。”生伏地稽首。喚起,賜坐;飲以茶,味芳如蘭。又令童子引去, 使浴于池。池水清潔,游魚可數,入之而溫,掬之有荷葉香。移時,漸入深 處,失足而陷,過涉滅頂[29]。驚寤,異之。由此身益健,目益明。自捋其須,白者盡籟簌落,又久之,黑者益落。面紋亦漸舒。至數月后,頷禿面童[30],宛如十五六時。輒兼好游戲事,亦猶童。過飾邊幅[31];子輒匡救之[32]。未幾,夫人以老病卒。子欲為求繼室于朱門。生曰:“待吾至河北, 來而后娶。”
屈指已及約期,遂命仆馬至河北。訪之,果有盧戶部。先是,盧公生一 女,生而能言,長益慧美,父母最鐘愛之[33] 。貴家委禽,女輒不欲。怪問 之,具述生前約。共計其年,大笑曰:“癡婢!張郎計今年已半百,人事變遷,其骨已朽;縱其尚在,發童而齒壑矣[34]。”女不聽。母見其志不搖, 與盧公謀,戒閽人勿通客,過期以絕其望。未幾,生至,閽人拒之。退返旅舍,悵恨無所為計。閑 游郊郭,因循而暗訪之。女謂生負約,涕不食。母言:“渠不來,必已殂謝; 即不然,背盟之罪,亦不在汝。”女不語,但終日臥。盧患之,亦思一見生 之為人,乃托游敖[35],遇生于野。視之,少年也,訝之。班荊略談[36], 甚倜儻[37]。公喜,邀至其家。方將探問,盧即遽起,囑客暫獨坐,匆匆入 內告女。女喜,自力起。窺審其狀不符,零涕而返,怨父欺罔[38]。公力白 其是。女無言,但泣不止。公出,意緒懊喪,對客殊不款曲[39]。生問,“貴 族有為戶部者乎?”公漫應之。首他顧,似不屬客[40]。生覺其慢[41],辭 出。女啼數日而卒。生夜夢女來,曰:“下顧者果君耶?年貌舛異[42],覿 面遂致違隔。妾已憂憤死。煩向土地祠速招我魂,可得活,遲則無及矣。” 既醒,急探盧氏之門,果有女,亡二日矣。生大慟,進而吊諸其室。已而以 夢告盧。盧從其言,招魂而歸。啟其衾,撫其尸,呼而祝之。俄聞喉中咯咯 有聲。忽見朱櫻乍啟[43] ,墜痰塊如冰。扶移榻上,漸復吟呻。盧公悅,肅 客出[44],置酒宴會。細展官閥[45],知其巨家,益喜。擇吉成禮。居半月, 攜女而歸。盧送至家,半年乃去。夫婦居室,儼如小耦[46],不知者多誤以子婦為姑嫜焉[47]。盧公逾年卒。子最幼,為豪 強所中傷,家產幾盡。生迎養之,遂家焉。
注釋
[1]招遠:縣名。明清屬登州府。即今山東省煙臺市招遠縣。
[2]疏狂不羈:闊略放任,不拘禮儀。
[3] 蕭寺:佛寺。唐李肇《國史補》:“梁武帝造寺,令蕭子云飛白大 書‘蕭寺’,至今一‘蕭’字存焉。”后世因稱佛寺為蕭寺。
[4]三韓:指遼東。漢時,朝鮮南部有馬韓(西)、辰韓(東)、弁辰(南) 三國。明天啟初因失遼陽,以后乃習稱遼東為三韓。見《日知錄》。
[5]靈:靈柩。
[6] 酹(lèi 淚):以酒澆地。祭奠的一種儀式。祝:禱告。
[7] 玉人:容貌秀麗,晶瑩如玉。可兼稱男女。
[8] 物化:化為異物,指死亡。《莊子·刻意》:“圣人之生也天行, 其死也物化。”
[9] 珊珊:環摩擊聲。《文選》宋玉《神女賦》:“動霧以徐步兮,拂 墀聲之珊珊。”李善注:“珊珊,聲也。”
[10] 金剛經:佛經名。初譯全稱《金剛般若波多蜜經》,后秦鳩摩羅什譯,一卷。后有多種譯本,名稱不全同。藏(zàng 葬):佛教道教經典的總 稱;一藏數,指持誦五千四十八遍。
[11] 捻珠:手捻佛珠。佛珠,又稱念珠、數珠,念佛號或經咒時用以計 數的佛教用物。通常用香木車成小圓粒,貫穿成串,也有用玉石等制作的。 粒數有十四顆至一千零八十顆不等。
[12]跋履:跋涉;登山涉水。《左傳·成公十三年》:“(晉)文公躬 擐甲胄,跋履山川,越險阻,征東之諸侯。”
[13]秋闈:鄉試;考選舉人。
[14] 輿其櫬:用車運走女棺。櫬,棺。此從青本,底本無“輿其”二字。
[15]就窆(biǎn 貶):就地葬埋。窆,葬時穿土下棺。見《周禮·地官·鄉 師》注。
[16]就木:進棺材;老死。《左傳·僖公二十三年》:“(重耳)將適 齊,謂季隗曰:‘待我二十五年,不來而后嫁。’對曰:‘我二十五年矣, 又如是而嫁,則就木焉!請待子。’”
[17]以報:此從二十四卷抄本,底本作“一報”。
[18] 鈿(diàn 店)車:鑲嵌有金屬薄片圖案紋飾的車輛。
[19] 繡纓朱?(“?”為左“巾”右“憲”),“?”通“幰”(xiǎn 顯):有彩穗裝飾的大紅車簾。繡纓,彩絲做的穗狀飾物,即流 蘇。,車前掛的帷幔。
[20]展?(“?”為左“車”右“令”),“?”通“軨(líng玲)”:車輪轉動,猶言發車。,即輪,亦作“轔”。
[21] 闐咽(tián yè田葉):即“闐噎”。形客車馬喧騰,充塞道路。《文 選》左思《吳都賦》:“冠蓋云蔭,閭閻闐噎。”
[22]效:此從二十四卷抄本,底本作“數”。
[23] 南海:指觀世音菩薩所在地。印度有南海。又,我國浙江普陀 山,相傳為觀音現身說法道場,故通常所說南海,多指此。
[24]近在方寸地:近在心間。佛教凈土宗認為,只要修持善心,發愿念 佛,堅持不懈,就可使佛菩薩聞知,拔除于苦難之中。方寸,指心,見《三 國志·蜀志·諸葛亮傳》。
[25] 念切菩提:即渴望領悟佛理。菩提,佛教名詞,意譯“覺”、“智”, 指對佛教“真理”的覺悟。佛教認為,有了這種覺悟,就能斷絕世間煩惱, 成就“涅”之“智慧”。
[26] 擢高科:指科舉高中。
[27] 替:廢棄,衰減。
[28]修齡:長壽。
[29]過涉滅頂:謂入深水,淹沒頭頂。《易·大過》:“上六,過涉滅 頂,兇,無咎。”
[30]頷禿面童:下巴光凈無須,面呈童顏。頷,下頦。
[31] 過飾邊幅:過于注重穿著打扮。謂與年齡身份不符。邊幅,本指布 幅的邊緣,喻指人的服飾容態等外觀表現。
[32] 匡救:救正,矯正。《孝經》:“匡救其惡。”注:“匡,正也。”
[33] 鐘愛:愛集一身;極其喜愛。鐘,聚。
[34]發童而齒壑:頭禿齒缺。形容年老。韓愈《進學解》:“頭童齒豁, 竟死何裨。”童,禿。壑,通“豁”,齒缺。
[35] 游敖:游玩散心。《詩·邶風·柏舟》:“微我無酒,以敖以游。”
[36]班荊:謂藉草而坐。《左傳·襄公二十六年》:“伍舉奔鄭,將遂奔晉; 聲子將如晉,遇之于鄭郊,班荊相與食,而言復故。”班,布。荊,泛指雜 草。
[37]倜儻,風流灑脫。指有青年風度。
[38]怨父欺罔:此據二十四卷抄本,底本無“父”字。
[39]款曲:應酬殷懇。《后漢書·光武帝紀》下:“文叔(劉秀字)少 時謹信,與人不款曲。”
[40] 不屬客:意不在客;不理會客人。屬,屬意。
[41] 慢:簡慢,怠慢。
[42]年貌舛異:謂張生的年齡與容貌不符。
[43]朱櫻:紅櫻桃,喻女子之口。啟:此從二十四卷抄本,底本作“起”。
[44]肅客:引導客人。《禮記·曲禮》上:“主人肅客而入。”注:“肅, 進也。”
[45]細展官閥:詳細詢問官階門第。展,展問,詢問。
[46]小耦:少年夫妻。耦(偶),配偶。
[47] “不知者”句:意謂張于旦夫婦相貌比他們的兒子、兒媳還顯得年 少。子婦,兒子和兒媳。姑嫜,婆婆和公公。
譯文
招遠縣有一個書生叫張于旦,性情放蕩不羈,在一座荒廟里讀書。當時,招遠縣的縣官是魯公,三韓人氏。他有一個女兒專好打獵。有一次,張生在野外遇到魯公女,見她長得風韻娟美,恣態秀麗;身穿錦緞貂皮襖,騎著一匹小馬駒,像畫上的人一樣。回到廟中,每每想起這女子的美貌,心里總是念念不忘。后來聽說這女子忽然死了,張生悲傷得不得了。魯公因為距老家很遠,便把女兒的靈柩暫時寄存在張生讀書的荒廟里。
張生因為和魯公女有一面之緣,對她非常崇敬,猶如對神明一般。他每早都到魯公女靈前燒香,吃飯時必定祭奠。每每舉著酒杯對著魯公女靈柩祝告說:“我才見了你一面,就常在夢里想到你,沒想到你這玉一樣的人竟然死了。現在你雖近在我的身邊,但卻如遠距萬里河山,何等遺憾。我活著要受禮法約束,你死了的人該無禁忌了吧!你在九泉之下有靈的話,應當珊珊走來,以安慰我的傾慕之情。”
張生日日禱告,將近半個月。一天晚_上,他正在燈下讀書,忽一抬頭,見魯公女含笑站在燈下。張生驚訝地起來詢問,女子說:“感念你對我的一片真情,不能忘懷,所以不避私奔的嫌疑來與你相會。”張生大喜過望,二人于是共相歡好。此后,魯公女沒有一晚不來。她對張生說:“我生前好騎馬射箭,以射獐殺鹿為快事,罪孽很大,死了以后無處可去。若是你真的愛我,煩你替我念金剛經五千零四十八卷,我生生世世永遠不忘你。”張生恭恭敬敬地答應她的囑托,從此常常夜里起來到魯公女柩前捻著佛珠誦經。一次,偶然碰上節日,張生想帶魯公女一起回家過節。女子擔憂自己腿腳沒勁,走不動。張生要背著她走,女子笑著同意了。張生像背個小孩一樣,一點不覺得重。此后,背著她走路就成了常事。張生考試時,也背她一塊去,但必須夜里走。
有一年,省里開科考試,張生要去赴考,女子說:“你福氣薄,去也是徒勞往返。”張生聽了她的話就沒去參加考試。又過了四五年,魯公罷了官,窮得沒有錢雇車把女兒的棺材運走,就打算就地埋了,但苦于沒有墳地。這事張生知道后,就對魯公說:“我有塊薄地在廟旁,愿埋下你家女公子。”魯公大喜。張生又張羅著幫助料理葬事。魯公對張生非常感激,但也不知道張生是為了什么。
魯公罷官回家去了,張生與魯公女仍然歡好如初。一天夜里,女子依在張生懷里,哭得淚如雨下,對張生說:“我們相好五年,現在要分別了!我受你的恩義,幾世都不足以相報。”張生驚訝地問她,她說:“承蒙你給我這九泉之下的人施加恩惠。現在你已為我念滿了經數,所以我得以托生到河北盧戶部家。若是你不忘今天,再過十五年的八月十六日,請你去盧戶部家相會。”張生也傷心地哭著說:“我現在已三十多歲了,再過十五年,我就快入棺材了,相會又能怎樣呢?”女子說;“到時愿給你當奴婢作為報答。”一會兒,她又說:“你可送我六七里路。這半路上有很多荊棘,我穿著長裙子難以走路。”說罷,抱著張生的脖子,張生便送她上了大路。
到了大路上,見路旁有許多車馬,馬上有騎著一人的,有騎著兩人的;車已有的坐三人、四人的,甚至坐十幾個人的不等。唯有一輛以金花為裝飾掛著朱紅繡簾的車子,只有一個老婆子坐在里面。老婆子見魯公女來了,就叫著:“來了?”女子答應:“來了。”女子回過頭來對張生說:“就送到這里,你回去吧!不要忘了我剛才說的話。”張生答應著。女子就走到車前,老婆子伸手拉她上了車,鈴鐺一響,車馬就向遙遠的地方走去了。
張生無精打采地回到廟里,將十五年后相會的日期記在墻上。想到念經還有這樣大的作用,就更加誠心念經。他夜里做夢,夢見神人告訴他:“你志氣很好,但須要到南海去。”問神:“南海多遠?”神人說:“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方寸之地。”醒后,他領悟了神人的意思,就念起菩提經來,修行更加誠心。
三年后,張生的大兒張政、二兒張明相繼高中。張生雖一下顯貴起來,可他仍然堅持修行。一次夢見一個青衣人請他,到了一座宮殿,見殿中坐著一個神,像是菩薩,迎接他說:“你行善可喜,可惜不能長壽,幸好請示了玉帝,可以延長你的壽命。”張生跪下叩頭,菩薩叫他起來坐下,請他喝茶,茶香猶如蘭花。又叫童子領他到一個池子里去洗澡。池水很清,里邊的魚都看得很清楚。進入池中,水很溫熱,捧起來聞一聞,有荷葉香味。一會兒,他漸漸到了深處,失足陷入水底,水深沒了頭頂,一下子就驚醒了,大為驚異。從此,張生身體更加健壯,眼更明了,自己捋了一下胡子,白胡子都落了。又過一些時候,黑胡子也落了,臉上也沒有了皺紋;又數月后,面目像兒童,跟十五六歲一樣。還好游戲,也像個孩子,很不注意衣服飾物,禮儀小節。玩出了事,兩個兒子就去救他。不久他夫人老病去世了,張生的兒子們要給他娶大戶人家的女兒為繼室。他說:“等我到河北去一趟回來再說。張生屈指一算,已經到了與魯公女約定相會的時候了,便命人備馬率仆人到了河北。一打聽,果然有個盧戶部。
早先,盧公生一女兒,生下來就會說話,長大了更加聰明漂亮,父母最喜愛她。一些富貴人家來求婚,女兒都不愿意。父母覺得奇怪,就問她,女兒詳細說了生前的姻緣。大家給她算了算時間,大笑著說:“傻丫頭!張郎現在已年過半百了,人事變遷,怕他尸骨都爛了;就是還活著,也老掉牙了。”女兒不聽,還是等著。母親見她決心不動搖,與盧公計謀,叫看門的不要通報客人,等過了約期,她就會絕望了。
果然不長時間張生就來訪問,看門的不給他通報。張生不得已回到旅店,心里又不痛快又沒有辦法,就去郊外散心,也借此機會暗暗打聽女子的消息。
托生后的魯公女以為張生負約,終日哭泣,也不吃東西。母親對她說:“張生不來,一定是去世了。就是活著,違背了盟約,錯也不在你。”女子也不說話,終日躺在床上。盧公很憂心,也想知道張生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于是托詞郊游,正好遇到張生。一見是個少年,十分驚訝,互相談了幾句話,見張生風流瀟灑,盧公很喜歡,便邀他到家里去。張生剛想問話,盧公忽然立起,叫客人等一下,自己匆匆進內房告訴了女兒。女兒很高興,自己奮力起床,出來一看,見長得不大像張生,就哭著回房了,埋怨父親誑她。盧公極力表明這個人就是張生,女兒也不說話,只是哭。盧公出來,情緒懊喪,對張生也不熱情接待了。張生問:“貴府有當戶部的嗎?”盧公隨便應了一聲“有”,眼睛向別處看,似乎不覺得有客人在。張生感到有些慢待自己,就告辭走了。
魯公女只是哭,幾天就哭死了。張生夜里做夢,見魯女來對他說:“來找我的果然是你嗎?你年紀相貌都變了,見了面竟沒有認出。現在我已憂愁而死,煩你趕快到土地祠招回我的魂,還能復活,晚了就來不及了。”張生醒來,急忙去叫盧戶部的門,果然他女兒已經死了兩天了。張生悲慟欲絕,進屋吊唁一番,把夢中的事告訴了盧公。盧公聽從了他的話,急忙去土地祠招回了女兒的魂。又掀開被子,撫摸著女兒的尸體,一面叫女兒的名字,一面禱告。不多時,便聽到女兒喉嚨里咯咯地響,見她朱唇一張,吐出一口冰塊樣的痰,漸漸□□起來。盧公高興得不得了,敬請張生客廳就坐,命人擺上酒宴,細問張生門第,才知道他家是巨族大戶,越發高興。于是選擇良辰吉日,命女兒與張生成了親。
張生在盧公府住了半個月,便帶著妻子回家,盧公親自護送女兒,并在張府住了半年才回家。
張生夫婦住在一起,真像小兩口一樣。很多人認為魯女的兒媳是她婆婆,因為她兒媳都近四十的人了。
盧公回家后,過了一年就死了。兒子很小,被豪強人家欺侮,家產幾乎都被人霸占了。張生夫婦就把他接了來養著,成了一家人。
  [回復][投訴]
  • 評論文章:[綜]我來也
  • 所評章節:858
  • 文章作者:淑女派
  • 所打分數:0
  • 發表時間:2019-09-10 11:36:42

上海快3走势图表 鱼丸飞禽走兽电玩城 海王捕鱼巨奖是什么 港彩经三肖六码 贵州11选五开奖 互联星空棋牌中心 深圳手机拍违章赚钱 河南快3和值走势图 500彩票1分快3投注技巧 没什么玩具赚钱 做今日头条可以赚钱是真的吗 炒股赚钱 全网最新36码特围 3d直选包胆是怎么玩的 新快3预测推荐 3d组六胆拖复式投注表价格 老时时彩